2017-05-18 | 作者/譯者:PwC

資誠:環境損益評估 道瓊永續指數新趨勢

標籤: DJSI

 

《重點摘要》道瓊永續指數(DJSI)2017年增加了「衝擊量測與評價項目」,以貨幣化的方式,督促企業不應將自然資源的損耗與對環境的污染視為理所當然,並藉此計算企業存在的價值。

根據世界銀行2016年發布一份報告 ,空氣污染已成為第四大死因,2013年約有550萬人喪生於空氣污染導致的疾病,造成的經濟損失則超過5兆美元,中國為受害最深的國家,估計因污染導致過早死亡、勞動時間的損失和相關福利開支增多等金額,就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一成。

企業營運雖然造成無遠弗屆的環境污染影響,但環境污染卻無法納入企業的營運績效中考量。因此,道瓊永續指數(DJSI)在2017年新題組中增加了「衝擊量測與評價項目」,詢問企業是否有將企業營運對環境與社會的衝擊貨幣化,並對外揭露。以貨幣化的方式,督促企業不應將自然資源的損耗與對環境的污染視為理所當然,並藉此計算企業存在的價值。

資誠永續發展服務(股)公司執行董事李宜樺指出,台灣已有許多標竿企業入選DJSI成分股,且長期重視DJSI評比結果,在社會衝擊貨幣化的部分,或許已了解有SROI(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社會投資報酬的方法學可加以應用,部分企業也已經開始採用,然而,卻少有企業關注環境損益(Environmental Profit & Loss, EP&L)或環境衝擊貨幣化。

李宜樺說,DJSI用具體的問題,期望在標竿企業的帶動下,實現企業全面性貨幣化社會與環境衝擊的長期目標,台灣企業若是無法回應該題組,勢必在DJSI的評比中喪失競爭力。她建議,在DJSI國際趨勢下,為評估企業營運全面性衝擊的貨幣影響,找出進一步管理並改進的重點,企業宜儘快了解EP&L方法學,開始進行導入並建立EP&L的規劃,這是台灣企業無法迴避的重要課題。

環境損益架構 全面檢視企業環境成本

李宜樺表示,傳統的財務會計僅專注於評估組織自身利益,無法計算所有生產過程中對社會和環境的衝擊,而真正地衡量企業真實的成本與價值。為了評估企業營運全面性衝擊的貨幣影響, PwC與全球運動品牌Puma於2010年合作開發出「環境損益架構」。該架構將環境對於社會的影響加以盤點,並以貨幣形式評價自我營運以及整個供應鏈對於環境及利害關係人造成的改變與影響,除了更有助於與利害關係人溝通外,更用一個更全盤且單一語言的方式檢視企業面臨的環境成本。

PwC已經建立空氣污染、溫室氣體、土地使用、固體廢棄物、水資源消耗、水污染等六大環境面向系統化的EP&L衝擊貨幣化評估方法學及相關資料庫,是企業評估營運全面性衝擊貨幣影響的重要幫手。

Puma在2010年公布其本身與供應鏈的環境損益分析(EP&L),讓世界發現到將外部衝擊捕捉至企業內部成為可能。隨後,Puma母公司開雲集團(Kering),針對旗下著名精品品等於2015年也都導入EP&L。Kering不只將外部衝擊成本加以貨幣化,更進一步將此概念整合至永續設計思維中,對外強化他們的買家也基於環境衝擊考量作出購買決策,對內則透過創新加以管理製造階段所產生的負面衝擊。

全面衝擊衡量與管理  成功企業的重新定義

李宜樺指出,2016年聯合國發佈17項SDGs後,世界的價值觀正在轉向。在PwC CEO調查報告中,也約有76%的CEO認為所謂成功的企業,將不再是財務上的收益 ,而是必須加入對於社會與環境的改變與貢獻,才能定義企業成功與存在價值。經濟面向的貨幣化已有發展成熟的財務報告作為基礎,在社會面向貨幣化的應用架構,也有國人熟知的SROI架構平台,而唯獨環境面向損益(Environmental Profit & Loss, EP&L)分析在台灣卻鮮少討論。

Puma的「環境損益架構」是目前系統性的環境貨幣化主要實務應用濫觴,也成為全盤檢視企業面臨外部性的架構平台-全面衝擊衡量與管理(Total Impact Measurement and Management, TIMM)的重要參考基礎。讓企業除了衡量經濟及社會面向,同時納入環境面向,成為衡量企業營運整體衝擊的最後一塊拼圖,也藉由EP&L的導入、建立及揭露,更具體地呈現企業營運是否造成淨結果是負數的全面性影響,並指出管理與改進的重點,以協助企業與社會共同邁向永續。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