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0 | 作者:經濟日報/陳律安

減碳vs.經濟 澳洲政府兩難

對許多國家的政策計畫與發展,減碳行動和經濟發展時常陷入兩難。在澳洲因為政策上的失誤,導致澳洲人民面臨高漲的電費,使得澳洲政府決定透過支持煤礦以帶動經濟發展,然而全球暖化已導致大堡礁珊瑚白化的風險提高,也面臨更長的乾旱季,因此訂定有效政策為創造環境與經濟雙贏的金鑰。

澳洲北昆士蘭的艾博特角港,大概是全世界最能描繪經濟與氣候變遷拉扯的地方。艾博特角港距大堡礁僅30英哩之遙,印度阿達尼集團(Adani)希望在當地提高產能,讓它能從附近20億澳幣規模的礦產中運送更多煤。環保人士當然反對,說這勢必影響到世界七大奇景之一大堡礁。然而,該計畫與新的煤礦已獲得政府支持。

這凸顯了澳洲面臨的難題,從卡杜杜國家公園的濕地到Tarkine的熱帶雨林,澳洲有著全世界最豐富的自然環境,卻也仰賴採礦以及最傷害環境的化石燃料,來帶動經濟。

在澳洲總理莫里森及其率領的自由黨-國家黨聯合政府下,政治與經濟層面掛帥的化石燃料占上風,對抗氣候變遷則落居下風。聯合政府熱切地欲批准由納稅人支付、規模10億澳幣的貸款給阿達尼集團,幫助其針對旗下計畫興建鐵路網,但被反對黨澳洲工黨把持的昆士蘭州政府否決。

雖然澳洲有全球最大的煤及天然氣蘊藏之一,但數十年來政局不穩及政策上的錯誤,讓澳洲面臨能源價格上揚,有時甚至供給不穩定的局面。從關閉煤電廠轉換到再生能源如太陽能及風力發電所需要的投資確定性,連續幾屆政府皆無法提供。

政府專注安撫面臨高電費帳單的選民,並將煤視為解藥。澳洲智庫洛伊國際研究所指出,仍有一些選民希望見到更多對抗氣候變遷的行動,84%的人希望政府提振再生能源發電。

澳洲國立大學氣候變遷機構主管霍登表示:「挑戰多來自於政治面,我們從各個層面,包括政策,或是缺乏政策,到激勵措施的改變,皆面臨許多障礙。」

世界能源協會理事長佛萊表示,在巴黎氣候協定後,全球多走向減碳行列,但澳洲卻不存在這樣的確定性。

霍登說,升溫1.5度使大堡礁珊瑚白化的風險提高,也讓澳洲面臨更長的乾旱、更激烈的森林野火季節。

但許多澳洲議員仍認為,基於經濟原因支持煤礦,比避開潛在的環境末日更具吸引力。澳洲本財政年度燃油出口打敗鐵礦砂,成為最高出口額商品,其海外銷售額逾400億美元,澳洲政府靠著相關稅收充實國家財庫。根據彭博新能源數據,澳洲發電來源80%來自煤及天然氣,遠高於全球平均約59%。

在莫里森政府帶領下,情況非但不大可能改變,政府甚至考慮利用納稅人的錢補貼新的燃煤發電廠。但莫里森表示他有信心,澳洲能達到巴黎氣候協定的減碳目標,即在2030年前,從2005年的碳排水準最少降低26%。

但澳洲最知名的環保人士富蘭納瑞則指出,澳洲針對巴黎氣候協定設下的目標,與其他已開發國家相比實在令人失望,甚至「就連這樣的目標也無法達成」,因為「政府缺乏有效政策」。

 

資料來源:聯合報
圖片來源:聯合報Dean SewellChris Hunkeler


延伸閱讀:
暖化隱憂下 煤炭需求反增
巴黎協定難達標?歐盟與6國氣候行動大盤點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