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4 | 作者/譯者: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臺北科技大學 胡憲倫特聘教授 研究團隊

【科學基礎目標(SBT)】系列報導II - 製造業因應科學基礎減碳目標之作為

《重點摘要》

SBT系列報導前言

截至2016年1月20日為止,全球已有超過200家企業承諾要著手進行科學基礎減碳目標的擬定,目前臺灣共有4家企業承諾。有別於以往企業自行制訂之溫室氣體減量目標,SBT以全球的尺度出發來考量全球暖化所帶來之衝擊,是一個相當嚴謹且具有科學概念的減碳目標。企業如何發揮領導力,將會是未來面對氣候變遷關鍵。

於各國現階段的NDC即使完全實現,尚無法達成巴黎協議預期的目標,也就是全球在本世紀末維持升溫2℃以下。因此SBTi希望透過企業制訂更具企圖心的減量目標,來補足NDC之減量缺口。許多國際品牌企業陸續響應這樣的企圖心,分別擬定了屬於自己的科學基礎減碳目標。本文將就現階段已通過SBTi審核通過之國際製造業為案例,透過其觀點的描述,讓企業更了解SBT擬定的意義以及對於企業的價值。

 全球已通過SBTi審核通過之企業

截至2016年1月20日為止,全球已有超過200家企業承諾要著手進行科學基礎減碳目標的擬定。目前臺灣共有4家企業承諾,分別為中鋼公司、台達電子、富邦金控與仁寶電腦。但由於科學基礎的減碳目標必須通過SBTi的專家審核,使全球現階段通過SBTi審核的企業僅有32家,臺灣則尚未有企業申請通過。因此,即便是國際級之標竿企業,要獲得SBTi審核或擬訂企業自身的SBT實屬不易之事。原因除了外在的方法學採用以及減碳路徑的選擇性外,組織內部的高層支持、部門溝通,以及對於氣候變遷的永續發展策略,也是企業制訂目標的最大困難點。

 案例企業制訂SBT的過程與意義

本文共選擇5家國際級製造業,分別為Coca Cola Enterprises、NRG、Kellogg、Dell與SONY,作為SBT之案例進行分析。

 Coca Cola Enterprises

CCE認為,擬定SBT與企業的永續願景一致。而氣候變遷是目前相當嚴肅也複雜的挑戰,世界經濟論壇(WEF)亦鑑別氣候變遷是目前最顯著性的風險。極端氣候的發生對於CCE的營運將會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特別是水資源。體悟到此一風險,故公司需針對其營運與價值鏈擬定具有企圖心的減碳目標來呼應。這是不論政治或是科學上都具有共識的風險議題,我們要透過共同合作落實巴黎協議之目標。

CCE於2011年擬定之減碳目標分為絕對減量與強度減量。絕對減量主要是以企業營運為主,並聚焦在製造部份的能源效率提升,以及冷藏設備的改善;強度減量則是用來規劃價值鏈的減量目標。直到2014年,CCE的絕對減量已減少相較於2007年之排放量達29%。因此在2015年時,CCE重新審視其減碳路徑,提出2020年將減量50%之目標。此一目標已經由CDP的審視,認為是與SBT相符合的。為了達成SBT之減量目標,CCE成立不同工作小組,負責相關部分的減量研究,包含製造與銷售等環節,每個工作小組戮力同心一起協助企業邁向低碳企業邁進。此外,他們認為高階執行階層的支持,也是促使低碳政策與SBT概念成為企業營運的文化與核心之重要元素。

SBT已成為CCE的長期減碳策略,同時也讓企業深刻了解未來氣候變遷風險的挑戰,使企業及早因應降低風險。同時擬定SBT的第三方方法論,也將讓企業可以更客觀的審視自身減碳的努力。透過企業本身的努力,現階段CCE可以清楚了解價值鏈中每一環節的減碳效益與績效,更讓企業能夠找到真正的減碳熱點。

 NRG Energy

NRG擬訂SBT主要是結合自身的低碳能源提供者之願景,並利用SBT作為主要差異化的實踐。初期NRG擬定強度減量而非絕對減量,但企業領導層認為絕對減量更具企圖心,且更能反映出企業在氣候變遷與減碳上的領導力。要將SBT公開於世也是相當具有挑戰的,NRG小心謹慎的計畫每一個環節,並進行溝通說服所有相關團隊人員以及公司高層,這過程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內部溝通中,最優先的是說服汰換高碳排的能源設備,但這過程並非一蹴可幾的,而是一趟漫長且循序漸進的過程,尚需要考量到整個市場條件的改變。

NRG有策略性地規劃此一科學基礎目標之達成。首先除了在設備上將老舊機組的汰換外,更提供操作人員轉換職業、退休或是再訓練的方式來予以安置,以降低對員工產生的衝擊。第二則是強化各廠的環境投資,強化供電、新技術與其他相關節能工具的改善,最後則是擴大整個基礎再生能源的供應。

NRG擬定之SBT將不僅滿足企業顧客的需求,同時這也可以呼應到企業投資者關注的潛在風險,SBT將可以展現出企業現在與未來的可靠性、永續性以及安全性,來獲得顧客的青睞。能源產業的設備的使用週期相當長,因此SBT有助於企業能夠以長遠的角度思考能源設備之投資。此外,企業也觀察到再生能源的機會,這促使NRG公司積極邁向低碳能源產業。

 Kellogg

基於COP 21的決議,企業將透過結合科學的概念,並與具企圖心的政府減碳目標一致。制訂範疇一、二與三之減碳目標,作為企業長期的發展目標。Kellogg並非氣候變遷的專家,因此請教於外部顧問如何結合科學於減碳目標的擬定。最早的想法僅是希望提出更具企圖心的減碳目標,而外部顧問提出了3% Solution成為公司擬訂SBT的方法學。

Kellogg主要的客戶是許多零售商,而零售商對於企業SBT相當重視,這也是Kellogg減碳目標的重大效益之一。此外,透過SBT的擬定,Kellogg企業的範疇三排放量是需要被量化並提出減量目標。因此Kellogg邀請超過400家供應商共同擬定其基準年進行減碳之要求,同時也要求供應商提供其排放量數據並參與CDP問卷調查。透過與供應商共同合作,將可以充分展現出企業的領導力,這對於企業的品牌價值也是有相當大的效益。

為了達成SBT,能源費用的節省也是在達成SBT過程最主要的直接效益,而透過研究的一些技術創新的研發以及供應鏈管理的創新,也是Kellogg從SBT擬定中獲得的間接效益。

 Dell

2011年時,Dell重新審視自身的永續策略,決定要採取更主動方式來呼應氣候變遷;同時過去Dell的許多減碳目標都是個別擬定,常常導致範疇與時間不一致,因此為了擬訂長遠且一致性的減碳目標,Dell決定擬定SBT。

過去Dell已經有相當多碳排放相關議題之研究,擬定自身營運與銷售之碳排放量之減碳目標並不難,較為困難的是下游端產品使用部分。因此Dell聚焦在產品使用碳排放強度進行目標設定,且由於電子產品與技術發展有關,因此與技術部門密切合作是研擬產品使用碳排放強度減量的重要關鍵。此項研究從2011年開始,直到2013年才取得內部共識,並在2015年獲得高層之認可。並將此一目標提交給CDP與WWF,最後獲得其認可為SBT。擬定SBT對於Dell而言最大的挑戰來自於機密資料的使用,因此在研究SBT上,是非常謹慎的。

Dell認為擬定SBT除了展現企業的長遠永續目標外,同時也向顧客宣告Dell的產品將有助於其減少碳排與能源使用。同時,在研擬SBT過程中,公司也可以了解目前最新的技術發展趨勢,並從中思考何種技術可以應用,這對企業整體的發展是非常有益的。

 SONY

SONY的SBT初期並非回應SBTi的響應,而是本身邁向零排放的道路(Road to Zero)願景就與SBT相符合。而SONY本身也是WWF氣候變遷計畫的成員,當初企業擬訂的2020減碳目標提供給WWF,該組織認為這目標相當符合科學基礎,因此企業才發現本身擬定的減碳目標即為SBT。

SONY透過本身的環境管理系統以及回應利害關係人的期待,擬定相關之減碳目標,並將此一結果送交給執行長與董事會,而獲得其支持;缺乏高層的支持,是難以制訂與實現此一目標。為了落實此一目標,企業需要同時積極教育顧客,而員工對於特定的短期目標認知也需要協商與溝通。SBT的擬定不僅符合客戶的要求,同時也對於企業品牌有所效益;更有助於企業長期目標的確立,也提供企業與供應商相當好的平台共同努力。為了達成減碳目標,SONY過去研擬的許多回收方法,將可望減少製造部份80%的碳排放。

 結論

有別於以往企業自行制訂之溫室氣體減量目標,SBT以全球的尺度出發來考量全球暖化所帶來之衝擊,是一個相當嚴謹且具有科學概念的減碳目標。目前許多企業的案例顯示,他們並非僅為了符合SBTi之要求而研擬目標,而是自身企業在品牌與利害關係人關切下所進行的營運策略。這些案例企業都認為SBT有助於其確立長期的氣候變遷減量目標之一致性,同時也可以透過SBT來審視自身減碳的努力。此外也藉由SBT的擬定,可望將供應商共同納入整體管理中,展現出母雞帶小雞的領導力,促使全球的合作夥伴共同朝巴黎協議的目標邁進。這也是目前要在CDP問卷中,獲得領導得分的重要關鍵之一:企業如何發揮領導力

 給臺灣企業的建議

  • 上述案例企業在制訂SBT的歷程是相當複雜且艱辛的,因此透過高階的支持與國際智庫或專家共同協商與討論,是有其必要性。
  • 在研擬SBT的過程中,企業要能全盤性地審視自身的創新能力與技術發展,結合自身核心業務進行SBT的探討,評估競爭優勢而在未來重視環境的市場中做出區隔。
  • 企業制訂SBT後,所有未來減量策略即可依循此方向逐年因應與調整。不但可跟隨著全球一致性的方向邁進,更可以符合國內外法規的要求,達到風險管控與外部利害關係人溝通之目的。
  • SBT對於供應商管理上而言是相當有用的。可強化供應商與品牌商之間合作的橋梁與共通語言,更能夠將SBT作為跨國合作的重要基石。品牌商經由實踐SBT的過程中,可優先篩選出具高度碳風險之主要供應商,落實供應鏈分層分級管理制度,事先掌握衝擊並逐步降低;其次則能發展永續供應鏈管理的策略性主軸,在選商與供應商稽核中突顯企業的管理特色。
  • 期許在未來幾年中,臺灣企業能夠發揮更大影響力,透過制訂SBT的過程中發現未來趨勢與商機,積極落實組織在氣候風險下之韌性,以提升臺灣企業自身之國際競爭力。

 

延伸閱讀:【科學基礎目標(SBT)】系列報導I - 簡介與常見問題

 

留言專區


送 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