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5 | 作者/譯者:CSRone / 林新雅 Cyndi / 蔡孟儒

【全球報告】城市綠債-給開發中國家的綠色債券指南

《重點摘要》2016年綠色債券市場有許多進展,但綠色債券在開發中國家仍因信用額度受相當的限制,在國際獨立非營利組織「氣候政策倡議(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發行的報告中,針對開發中國家的城市給予綠色債券發展的建議,本專題編譯報告重點,若有興趣者,歡迎至文末連結下載完整報告。

 

2016年是綠色債券市場蓬勃發展的一年,專注投資的國際非營利組織「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limate Bonds Initiative)彙整了2016進程

  1. 綠色債券被視為政府實踐國家自主貢獻(NDCs)的關鍵工具之一
  2. 建立主權綠色債券計劃
  3. 展開國家層級的行動
  4. 出現創新綠色債券政策工具
  5. 國際在綠色金融和綠色債券合作增加,像G20、金融穩定委員會(FSB)、歐盟

 

此外,201611月,271個開發中國家城市的立下承諾,因應氣候變遷,將制定減緩與適應計畫,但問題是,他們缺乏用來執行計畫的資本。開發中國家的城市當中僅20%能運用在地的資本市場,更只有4%能有足夠信用運用國際市場。

獨立的非營利組織「氣候政策倡議(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在201610月發行一份報告《Green Bonds for Cities: A Strategic Guide for City-level Policymaker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提供開發中國家的城市綠色債券策略指引。

隨著開發中國家與日俱增的人口,穩定投資低碳、氣候韌性的基礎建設,以滿足水、能源、住宿、交通需求,將是綠色債券市場的契機。從2012年到2015年,綠色債券的總值從32億美金迅速成長到440億美金,2016年更創新高810億美金,將近一倍的成長(數據來源:Climate Bonds Initiative官網)。

開發中國家的城市在綠色債券市場佔有一席之地,在該市場有高達23億美金是開發中國家相關的專案,包含大眾運輸系統、暖氣空調與自來水網絡系統。從以下數據可看出將近十年的發展脈絡(2007年到2016年中):

  1. 2007年以來累積的綠色債券市場金流占總額的1.7%
  2. 在開發融資機構(Development Finance Institution,簡稱DFI)、銀行與企業的綠色債券中,有380億(6%)直接用於開發中國家
  3. 在像是美國、法國與瑞典,募集了170億美金(11%)的資金用於城市建設

 

找出策略 善用綠色債券

開發中國家要發行城市層級債券的困難點在於信用額度太有限,導致能發行者寥寥可數。像是201611月南非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高達1.37億美元的債券是唯一一個由開發中國家的城市發行的地方政府債券,其餘大多數資金是間接流入開發中國家城市相關專案,其中有94%綠色債券是由像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DFI發行的。

此份報告根據開發中國家城市現有的信用額度、法規與理財目標,制定的短期與長期策略。對開發中國家的城市而言,無論信用額度的多寡,依然有不少方法呈現「信用額度」,直接或間接進入綠色債券市場。

  1. 對有能力發行綠色債券者:藉由修改財務結構、擔保工具或留住關鍵客戶(例如DFI),城市或其附屬單位可提升他們的信用額度,將有利綠色債券的發行
  2. 對沒有能力發行綠色債券者:讓自己的投資計畫與綠色債券績效、報告標準的其他城市基礎建設債券發行者一同結盟,這類發行者包括國家或多角化的DFI、民間企業、銀行

 

以上兩種方案,均有助提升綠色建設計畫及政策在國內外投資族群的能見度,長期有利於募集資金。另外,也可藉由改善綠色績效的資訊揭露,讓投資案更能贏得青睞。對於重視環境與社會影響力的投資者而言,他們會看到綠色建設債券像是改善居民健康、空氣品質與社會生活條件等附加條件。 

除了資金籌措外,發展出一套綠色債券市場策略也有以下益處:

  1. 結合「綠色建設」與「借貸或債券」,可以提高計畫的透明度,並建立內部管理程序,改善整體健全的財務管理。
  2. 綠色建設計畫若與綠色債券發行架構一致,可確保城市建設與國家或國際的永續績效遵循一致的要求。

 

>> 完整報告指南,歡迎下載:《Green Bonds for Cities: A Strategic Guide for City-level Policymaker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資料來源: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

圖片來源:graphicstock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