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5 | 作者/譯者:Dr. Bob Eccles 作者 /CSRone 吳采宸 編譯

遵循ACCD原則 投資人最新SDGs指南出爐了!

標籤: ACCD SDGs

過去的投資人只需要關注個股的財務面向,未來因環境所造成的整體系統性問題,將是投資人更應該重視的層面。CSR投資專家牛津大學客座教授Bob Eccles根據2018年3月最新出版的投資人SDGs指南指出,適應性、清晰度、連結性與方向性,將是鑑別投資是否方向正確且有績效的核心原則。本刊特以此文為主並摘錄其他文章,以饗讀者。

由於公家機關擁有的資源與執行彈性有限,因此專家普遍認為,私人企業與投資者在實踐聯合國17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將更容易「接地氣」達成符合民眾需求。為了使企業更了解公司策略與SDGs的關聯,我曾和Costanza Consolandi教授共同撰文,說明企業如何透過使用「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SASB)來評估17項永續發展目標對企業的影響。
 
對於全球個人投資者來說,觀察不同公司的動向以及彙整企業相關資訊,是投資的基本面,然而對於擁有龐大資產的投資者及跨國資產管理者,除了基本面之外,更需要關注全球整體系統的風險與趨勢之影響。
 
到底投資者們於經濟、社會、環境的投資,應該視為負面的衝擊或是正面的商機呢?面對突如其來的衝擊(例如,2008年的金融危機)伴隨著更急遽的全球體系層級的氣候變遷與不平等的其他風險,將使投資預期回報的評估,更加困難與充滿挑戰。

2018年3月美國一家投資智庫公司「投資整合計畫」(The Investment Integration Project, TIIP)與全球非營利ESG投資研究機構「投資者責任研究中心」(Investor Responsibility Research Center Institute, IRRCi)雙方合作,發布了最新的投資者SDGs指南《績效衡量: 全球系統層級與SDG投資之評鑑指南》(Measuring Effectiveness: Roadmap to Assessing System-level and SDG Investing)

這篇報告與附錄內容非常完備,正式發布之前稍早在2月8日Morningstar舉行的視頻會議上即引起熱烈討論與迴響。這套指南讓投資者得以評估全球體系性(包含SDGs)的問題,再以適合自己的具體條件,建立有效衡量的指標與衡量衝擊的進展。投資者藉此可評估工具的潛在用處,以及自己所選擇的工具的有效性。最終,這項指南可以讓投資者評估他們在全球體系層面變化的影響力,以及他們的努力和投資的潛在貢獻。

這份指南的附錄C還提供了關鍵的框架和適當連結,解決了最困難的效果衡量問題。以及,附錄D更提供許多甚具參考價值的實例,說明不同類型的投資者已經在評估其全球體系層級的風險影響。其中包括Heron基金會,荷蘭養老金計劃PGGM,私募股權公司Sarona,影響力投資公司Sonen Capital,資產經理Wellington Management以及永續投資者WHEB

總括來說,該份報告圍繞在4項核心指標來鑑別投資者於該標的的環境、社會、經濟體系的系統是否健全,核心指標分別為:

•適應性(Adaptability):環境、社會或金融體系若遇到重大干擾事件或是能夠適應衝擊和重大干擾事件(例如,在事件中能夠有高適應性或是自我調節的能力,有助於系統更好地適應意料之外的外部衝擊)

•清晰性(Clarity):系統內部和內部訊息的一致性、流動性、可訪問性和透明度(即參與者之間的更多信息流以及系統組件之間的相互關係)增加投資者了解其影響力的能力並採取相應行動)

•連接性(Connectivity):商品或服務的價值部分取決於有多少人使用它,使用得越多,對系統的益處就越大(如此構建的系統具有正反饋循環,從而增加其健康和彈性)

•方向性(Directionality):市場激勵機制旨在鼓勵利益相關者行為發生積極變化(即健康系統是那些有影響力的行為者增強積極特徵,並使其行動與系統基本目標相一致的系統)
 
至於,評估過程的路線圖(roadmap)之步驟則包括:
•評估適合的系統級問題,並建立衡量進展的影響目標
•評估投資者可用的工具的潛在用途,以創建系統級影響力
•測量對系統特性的影響
 
這份指南亦強調,「集體行動」的重要性。報告指出,如果只有少數資產所有者和資產管理者(甚至包括世界最大的資產管理者)採取關注與行動去衡量其投資於全球體系層級的效應,SDGs仍將無法獲得成效。

報告並依據投資者數量,預期三個層次的未來發展。第一層次,只要大約10%的世界大型投資者認可並以法律規範的方式參與行動,就可以使全球所有利益關係人聚焦關注議題。第二層次,若全球約1/3的重要投資者參與行動,則金融文化就會發生巨大變革,對企業、政府機構和NGO產生積極的溢出效應。第三層次,若全球約2/3的重要投資者(例如,於公私機構、固定收益、房地產和基礎設施等各項領域中的養老基金、主權基金、捐贈基金、金融服務公司、共同基金、私人財富管理公司等)認可並採取行動,SDGs就能獲得整體全面的效益。
 
TIIP創辦人Lydenberg在評論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和時間時指出:「在過去的十年裡,於衡量企業和其他投資的永續性影響以及將投資組合去呼應永續目標面相上,我們獲得了很大的進展。 下一步是希望能夠提高投資所依賴的環境和其它資本的長期之價值。 在日益相互聯繫和復雜的世界中,以長期性全球體系的眼光從事投資,對所有人都至關重要。」

「投資整合計畫」(The Investment Integration Project, TIIP)是由創辦人兼執行長Steve Lydenberg和總經理兼營運長William Burckart所領導,這是一家投資智庫公司,為投資者提供有關全球系統性風險的諮詢服務。公司旨在為「幫助機構投資者了解其投資與總體系統之間的循環,透過瞭解這些循環系統找到投資獲利的機會。」

TIIP強調,每個時代都會因為環境不同,就如同現代資產組合理論(MPT)的發展,從個股分析到多種標的組合而成的ETF,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投資組合存在。TIIP幫助投資者移動不僅僅是對投資組合的做分析,還會考量到這些投資組合在這個時代所面臨的產業與系統性風險。透過相關的分析,可以降低例如,2008年金融危機甚至候變化、不平等所造成的系統性風險。

參考文章:

  1. Measuring Investors' Contributions to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2. New Report Finds Investors Going Beyond Impact Measurement to Assess the Effectiveness of System-level and SDG Investing
  3. Supporting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Is Easier Than You Might Think

延伸閱讀:支持全球永續:別成為「衝動購物」汙染推手!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