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7 | 作者/譯者:GreenBiz/Mark Correnti ;編譯:CSRone/葉芷廷

社會企業的11項關鍵募資策略

當一個社會企業嘗試擴大其規模,勢必需要透過有策略性的募資。文章中將列舉社會企業與社會效應投資(Impact Investing)專家Mark Correnti教授以社會企業募資過程中經常遇到的阻礙,以及募資成功的案例,列舉出11個不可不知的關鍵策略。

我們常常看到,一個有前途的「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s)雖在創立早期(early stages)能夠吸引資金(funding)的投入,然而卻無法在後續階段擴大其規模(scale),導致停滯甚至失敗。

這些問題應該怎麼解決?

致力於扶植開發中國家中小企業市場化的國際組織Aspen Network of Development Entrepreneurs(ANDE)(PDF)曾於2012年發表一篇期中執行報告指出,開發中國家的中小企業多數是落在雇員5人至250人且尋求2萬元至200萬元美金的資金挹注。這些企業需求的資金不大卻足以影響其生存,另一方面卻又無法吸引商業金融與戰略投資者的資金挹注,因而常面臨「中間陷落」(missing middle)兩邊不著邊的窘境。

社會企業甚難獲得資金挹注

當發展中國家的社會企業嘗試擴大其規模時,迎面而來的困難,包括:

  • 多數的社會效應投資者(impact investors)仍以市場銷售和非優惠性營運為投資考量。根據Global Impact Investment Network(GIIN)(PDF)的統計,84%社會效應投資者(impact investors)仍然是以市佔率或接近市占率,作為投資首要考量,只有16%的社會效應投資人以影響力為優先考量。
  • 隨著營運規模越擴大,投資者越來越商業化,社會企業的創業家就只能向創投基金 (Venture Capital, VC)或私募股權基金(Private Equity Fund, PE)尋求資金協助。
  • 最常見的窘境是,許多社會效益投資者皆認為股權投資(Equity Investment)具有直接刺激效用,然而實際上,傳統股權機制其實並不適合社會企業。導致很多社會企業創業家花費很多時間去尋求股權投資,最後卻只發現難以彌合雙方期待。

成功案例的學習

不過,儘管資金募集挑戰如此艱鉅,但也不是完全不能克服。在這裡我們介紹幾個曾經在單輪募資就超過200萬美元的成功案例,提供社會企業創業家參考。

近期在能源業的成功案例包括:

  • Husk Power Systems公司是印度和坦尚尼亞的微型電網(mini-grid)能源系統供應商,他們在一月宣布他們完成了一輪2萬美元股權投資的融資。該公司還將持續開放融資回合,召募另一個1萬美元的股權投資,除此之外,Husk Power Systems也尋求債券投資 (debt investment)。
  • Off Grid Electric是一個在非洲的離網太陽能系統(off-grid solar solution),最近完成第四輪高達5500萬美元的募資計畫。投資方包括GE Ventures(以商業/策略為投資主力),先前Off Grid Electric是從Double Bottom Line (DBL) Partners(以社會效應為投資主力)獲得初期市佔率的股權投資。
  • M-Kopa太陽能系統業者去年也募到8000萬美元,以開發其位於肯亞、坦尚尼亞和烏干達的業務。
  • Greenlight Planet離網太陽能系統(off-grid solar solution)行銷遍及非洲、印度,最近也募到6000萬美元。

社會企業達成募資的6項關鍵原則

如果要為複雜的投資領域指引方向,就必須從實作中學習,並且尋找有效整合影響力、商業、冒險與公益的方法。以Husk Power近期的投資為例,社會企業可參考下列最佳方法:

1. 犯錯​​​​​
在Husk十年發展過程中,一度因為一個錯誤的專營權特許計畫迫使Husk Power必須放棄實際價值高達數百萬美元的微電網商機。管理階層從這次負面教訓,重新校正Husk Power的商業模式,並且建立Husk在該領域的專業知識。

2. 募資要將眼光放遠
顧問們建議Husk Power執行長暨共同創辦人Manoj Sinha尋求500萬的增量資金。不過,Sinha放棄短程改採取中程為目標,花更長的時間尋覓一輪更大的融資,並成功了。Sinha是以企業的商業模式、營運與資金使用為資金需求來思考,而並非以資金缺口金額來考量。

3. 收集數據
當企業擴大規時,外來投資者會更理性更數據導向,投資者會要求較少的動人故事較多的確切數據,以作為他們決定投資與否的根據。

4. 與完美的導師們工作並建立密切連結
Sinha因為參加Social Entrepreneurship’s Global Social Benefit Institute (GSBI) programs,而進入關鍵工作坊the Miller Center受訓兩次。在那裡,矽谷的導師們幫助他帶領公司的生意上軌道。其中一位導師Brad Mattson更在2014年以董事會主席的身分加入Husk營運,而這是當時Husk公司最需要幫助的時候。

5. 發展商業模式
投資者看重的是企業具有正向發展的商業模式。就算該商業模式是創業者像嬰兒般呵護成長的心血結晶,對於不適合營運的商業模式,創業者仍然需要不斷地重新評估、調整或甚至是捨棄。

6. 列出多元的投資方清單
為了開發企業投資方的網絡與不同階段需求的評估Husk Power建立了一個詳細的列表,詳列30家不同的投資方,並與他們全部召開「溫暖的」會議。結果Husk獲得寶貴資訊據以精確鑑別出三家投資方於本質上的差異,其中包括: 殼牌石油公司的風險投資部門LLC(Shell Technology Ventures LLC)、瑞典專注於開發財務的投資機構Swedfund International與法國能源大廠恩基(ENGIE)旗下的恩基能源組合基金Engie Rassembleurs d'Energies。

投資方與社會企業合作的5項原則

投資界可以怎麼幫忙社會企業?整體來說,這是一個更大、更廣的問題,但以下有幾點是投資者必須放在心中的原則:

1.   闡明雙方期望
社會企業常常不清楚什麼樣的資金來源(補助、債權、準股權與股權)是他們所需要的。不只是收入,還有各個投資階段的條件,尤其投資者必須清楚知道雙方期待的是什麼樣的社會效應?

2.  優化連結點
除了雙方期望的不同,社會效應投資(impact investor) 和創投資金 (Venture Capital, VC)對資金結構與偏好,亦是天壤之別。兩者無法彼此取代,但他們卻可以同樣使一個企業從募資的新創期過渡到成熟期。

3.  考慮提供創新的融資方式
舉個例子來說,由the Miller Center提倡的機動付款保證承諾(variable payment obligation, VPO)模型,提供具有前景或社會效應的社會企業相當好的投資管道,但以傳統的投資角度來看,VPO的做法風險太大了。因為在機動付款保證承諾VPO模型中,付款是看金流大小決定,而不是基於抵押品或者是每月保證付款的固定金額。

4.  與社會企業生態體系合作
在現有籌資模型的限制下,投資方可以善用加速器(Accelerators)、孵化器(Incubators)和生態體系中其他機構與資源,這些寶貴的資源可以促使投資方更加了解並支持社會企業。

5.  確定意向至為關鍵
不是所有形式的社會效應投資都能夠即時達成聯合國所倡議的永續發展目標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而且還能夠符合市場利潤,有些社會效應甚至無法產生即時的利潤。因此投資方必須先想好自己所想追求的社會效應是什麼,才能據以合理配置不同種類的資金。

社會企業需要多方參與

突破社會企業募資的阻礙,需要的是所有參與者的努力不懈。但這樣的努力是非常值得的,因為當更多的社會企業順利完成募資、激發其更大潛能,促使他們產生真正有意義的社會效應時,就可以為人類帶來一個更好的世界。

 

資料來源:11 key funding lessons for social enterprises attracting growth-stage capital
圖片來源:Creative Commons Images


延伸閱讀:
希爾頓承諾將環境足跡減半並增加一倍社會影響力投資
國際重量級企業CEOs齊聚紐約 永續投資趨勢從紐約夯到台北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