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3 | 作者:Sara Place /編譯:CSRone 蘇家麗

讓畜牧業從碳足跡緊箍咒中解放…?

牛肉畜牧產業的碳足跡過高,全球正興起呼籲減少食用牛肉。然而,一項由美國牛肉畜牧協會(National Cattlemen's Beef Association)贊助的研究卻顯示:即使美國所有牲畜都消失,也僅減排2.6%的溫室氣體(GHG),而美國社會也將付出工作機會消失、天然糞肥缺乏、產業鏈崩解等社會成本。本刊編譯此文,以提供讀者多元的視角與思考。

你曾經聽過牛肉畜牧較其他家畜家禽飼養業具有更多碳足跡或用地足跡嗎? 最近有一份新的研究再次確認這個消息大部分是對的。這是因為一隻小牛的正常生理成長需要較高的碳足跡,牠們天生就是一群比其他家畜或家禽更慢達到成熟且能宰殺的反芻動物。舉例而言,雞隻大約6個禮拜即可長成出售,但這群吃穀物的小公牛大概需要14-18個月的時間。

儘管如此,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PNAS)最近發布的一則研究顯示:「考慮食物的環境碳足跡而大幅度改變飲食習慣,並不一定能帶來正向的環保效益;過度改變飲食習慣甚至可能造成負面結果。」這項研究將「肉食越少、暖化越遠」的假說放進一項最極端的情境裡實驗──如果所有美國人,包含他們的寵物,都成為全素飲食者,並且將畜牧從一級產業中抹除,這會發生什麼事?

研究結果顯示美國的溫室氣體(GHG)排放量確實會減少,卻僅下降2.6%。雖然會有更多的穀物存留下來,農產提供的總卡路里也會變多,但是要達到2.6%的減排效果,需要消除的不只是美國境內所有的畜牧業,而是要除去所有的動物,畢竟只要他們活著,相關的碳排放就會繼續存在。而若將牛更換成其他瀕臨絕種的大型反芻動物,如美國野牛,碳排放的減量就會更少;同時,人類會逐漸缺乏僅能透過動物性食源攝取的必要維生素B12,並在沒有動物糞肥的情況下更加依賴化學肥料來種植穀物。

圖一。牛肉產品、穀類產品及其他食物、植物纖維以及生殖燃料業如何在生態經濟圈中互相影響。養分及能源若能透過各產業回收利用彼此的廢物順暢流動,殘渣將不會變成環境的負擔。舉例而言,每叢玉米在製成生質燃料時會產生約17磅的乾酒粕。若將這些酒粕當作牛或其他家畜的飼料,內部的營養的能量將能被轉換為食物或肥料的形式,而非被丟進掩埋場。


這項研究揭示了一項事實──減少環境足跡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尤其牛肉在永續的生態循環經濟中,仍舊牽涉到食物、生質燃料、與纖維工業等環環相扣的供應系統。

一、牛隻將草料轉換成優質且人類易於吸收的蛋白質
穀飼肉牛一生吃進的飼料近90%都不是人類會食用的穀種,牠們大多吃青草或是植物殘渣。目前美國的穀飼牛所提供的蛋白質大於人們所需用總量的19%(詳見PDF檔)。牛隻可以說是傑出的廢物利用者,牠們的反芻作用能將人類不能食用的植物或植物殘渣轉換成高品質且美味的蛋白質,然而反芻也正是牛肉的環境足跡居高不下的原因。

二、牛隻所吃的粗糧大多種植於無法農耕的土地
肉牛大部分的飼料(牧草等植物)都產於原本就不適合農耕,或是農耕後容易導致地力萎縮的荒地。在美國境內,有八億畝的土地被劃為僅適合飼養牛、羊等動物的牧草區,約佔國家總土地面積的35%。因此增加食物來源的唯一方法即是讓這些反芻動物將無法消化的牧草轉換為人類可食用的食物。

三、牛隻能消耗食品、生質燃料及植纖相關工業排放的殘渣
若僅考慮人類消耗的食物,約每吃100磅的穀物,就會產生37磅不能消化的殘渣,如果能用以餵養牛隻將會帶來許多好處包含:讓人類更繁盛、富有,同時牛隻能夠生產出高品質的有機肥料(糞便)。在美國,每年有將近4700萬噸的植物殘渣被牲畜轉換為有用的物質。

四、牛隻結合機械化農耕系統,可帶來ESG永續效益
兩者結合的好處不只限於調和生產系統、土地資源及氣候,更能改善食物營養的循環、增加農業的多樣性(也是風險管理的一種形式),同時也能開創一片土地生產多元種類植物的新時代。美國北部大平原冬小麥與放牧牛的結合,就是一個例子。每年約有200萬的牛飼養在冬麥草場上,隨著冬麥收成並磨成麵粉供人類使用,輾麥過程中打出的粉頭會用以飼養牛隻。這也再次證明了牛確實在生態經濟體中扮演了廢物利用的重要角色。

五、肉牛業者扮演美國鄉村農業經濟體系與社會網絡重要角色
在2012年,美國境內有210萬座農場,以及將近38%的農業產值是來自飼牛相關的業務。飼牛業也貢獻了210萬個工作機會和165億美元的經濟效益。這源自於飼牛業通常設立於不利農耕的區域,使他們成為鄉村的經濟中心,並且支撐了當地其他產業及服務和設施的運作。除此之外,相較於放任土地上的植被隨季節榮枯,有效的管理放牧程序將可以使地力長期保持強韌,且具有高度再生能力,也代表人類可以從土地獲得更多財富和營養。

六、牛隻提供肉食更提供皮革業與製藥業原料
市面上所販售的牛肉塊或牛絞肉僅占一隻牛42%的重量,其餘的44%皆為牛的副產品。牛的副產品可廣泛的用於製作:黏著劑、陶瓷、化妝品、肥料、膠類、寵物食品、口香糖、底片以及皮革製品。此外,牛的腺體和部分組織可被當成腎上腺素、胰島素、疫苗、抗原及保養精華液的原料。目前並沒有任何一項環境評鑑實驗過在牛隻的副產品供應量緊縮或甚至完全從食物系統抹除的情況下,整體經濟、社會或環境會受到怎麼樣的影響。

牛肉的社會成本真的大於社會效益嗎?這是在爭論是否需要大幅度降低牛肉消費前不可避免的思考。目前沒有研究能夠全面且有信度的衡量這項問題,然而當嘗試大膽改變食物系統時,詳盡的評估是必須的。減量主義提供了複雜問題一項簡單的解決方法,然而這些方式可能導致預料之外的結果,無論正面或負面,都應該被列入考量。人類需要更多著眼於整體的食物系統,而非僅獨立的檢討單一部分,否則,我們將見樹不見林。

總而言之,現今的食物系統是複雜且環環相扣的,動物和植物的養殖業互相交織,食物系統更是與生質燃料產業(如玉米酒精、生質柴油)、植纖產業(如棉花)等互相影響。無論欲將焦點放在牛肉或是餐桌上其他食物,目標都不該限於降低其對環境的影響,而須同時強調如何使食物符合生態的循環經濟──使無價值的變為無價。


資料來源:Moving beyond food footprints to sustainable food systems
圖片來源: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延伸閱讀:
我們何時才能開始以「設計」來實踐循環經濟?
新興ERE指標 廢棄能源華麗轉身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