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0 | 作者: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

DJSI氣候策略題組趨勢分析 - TCFD是仙丹還是毒藥?

【重點整理】氣候風險和機會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驅動長期價值所必需的創新商業模式。若金融業是全球低碳經濟轉型的主要推手,那TCFD的誕生就是為了來跟他們牽手。大型金融機構依靠著充足的內部資源,使他們在導入TCFD的過程中,比起小規模的同業更具有先驅者的優勢。另一個角度,或許小規模的機構投資人比較沒有雄厚的資源,但在制度與策略面上的操作及改革效率上,可能會比大型的同業更具彈性。終究TCFD是改善氣候變遷的一帖苦口良藥,還是擴大金融業彼此之間的競爭差距,想必是大家心中的一個大問號。

一、DJSI與CDP同步更新

2013年,RobecoSAM與CDP兩大組織正式開始成為策略聯盟,此後DJSI問卷的「Climate Strategy」題組完全引用CDP的氣候變遷問卷題目。2018年,CDP氣候變遷問卷導入TCFD架構;DJSI的該題組也同步進行革新,並以TCFD建議的標準來進行評分。等同宣告在氣候變遷風險的壓力下,導入TCFD將是企業必須專研的重要課題。



DJSI問卷的氣候策略題組在2018年的主要改變分「強化」與「新題目」兩個部分。在題組強化上,有管理獎勵、氣候變遷策略、氣候相關目標、範疇三排放、低碳產品、內部碳定價,共6個子題目;在新題目增加上,則為情境分析1個子題目。對於有些行業而言,部分強化子題目會是新增的,乃是由於DJSI擴大了發放對象。

二、強化與新增子題目對企業之要求

2018年DJSI新成分股於日前公布,以目前臺灣入選的21家企業來看,受到衝擊較大的為金融相關行業,這與TCFD的初衷相符。其次為營造與工程業;而在電子科技與通訊相關的行業都有5個強化子題目,沒有新增的子題目;鋼鐵與航空業也是都有5個強化子題目,且有新增情境分析子題目。這7個子題目之要求分別是:



1. 管理獎勵:制訂氣候相關之KPI,並提供獎勵給內部人員,特別是與CEO的薪酬連結。
2. 氣候變遷策略:氣候變遷必須整合至全集團的風險管理程序中,並提供佐證文件。
3. 氣候目標:溫室氣體減量目標是否為SBT(科學基礎目標)。
4. 範疇三:量化前三大排放源,並說明相關性、計算方法學與數據品質。
5. 低碳產品:定義與分類公司之低碳產品與避免排放產品,並量化每年可減量之溫室氣體。
6. 情境分析:使用氣候情境分析來做為營運策略擬定之參考,並提供定性與定量之描述。
7. 內部碳定價:公司如何於內部使用碳定價來做為加強氣候韌性以及碳成本監督的手段。

三、全球半導體及設備業近三年得分趨勢

於2018年共邀請78家半導體及設備業,有38家受評。共6家入選世界指數,臺灣占3家;共3家入選新興市場指數,全為臺灣企業。該行業近三年在氣候策略題組的平均得分落在52.5±3.5分。入選世界指數的平均分數則是從98、92,掉到85分;新興市場的平均分數在2016與2017都是100分,但在2018年僅有90分。近三年的全球最高則分別是100、100與96分。



從這個趨勢可以看出,DJSI在2018年導入TCFD後的結果是全面性地提高企業間的鑑別度。不論企業是受邀於世界指數或新興市場,連產業最高分也是,分數都比2017年來得低。換言之,企業想在2019年獲得90分以上成績,勢必要針對上述強化和/或新增的子題目進行改善。

四、全球銀行業近三年得分趨勢

銀行業是受TCFD衝擊較大的行業,2018年共邀請259家,有133家受評。共27家入選世界指數,臺灣占3家;15家入選新興市場指數,臺灣占4家。銀行業近三年在氣候策略題組的平均得分大約在50.0±2.0分。入選世界指數的平均分數以2017年的96分為最高,2018年的85分為最低,差異達11分之多。新興市場的表現也類似,以2017年的94分最高,2018年則減少了10分到僅剩84分。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年的全球最高分都仍是100分。



在2018年能夠在氣候策略得到滿分的銀行業,可能代表著他們已經對TCFD做好了準備。而在世界指數與新興市場平均分數同時往下掉的趨勢中也可以推測,有些企業或許還需要一點時間來完成TCFD的導入,或是過程中遭遇難以突破的瓶頸。如同筆者於前一篇「2018 CDP氣候變遷問卷 – TCFD趨勢下的轉型挑戰」文中所描述,國內金控公司都還有進步的空間。

五、結論與建議

筆者引用Marsh & McLennan Companies (Reporting climate resilience: The challenge ahead, 2018) 之調查報告來進行本篇結論與建議。總體而言,企業要透過導入TCFD來完整回應CDP氣候變遷問卷與DJSI氣候策略題組的挑戰分為三個方面:治理和領導、風險管理流程和情境分析。

1. 治理和領導
採用TCFD需要高階領導的支持和加強氣候風險評估的治理,以正確鑑別氣候變遷對財務績效的影響。企業的永續委員會需要將重點放在氣候韌性上,並推向業務部門和整體營運,包括SBT之制訂。許多調查表明,董事會、執行長和高階管理者就氣候變遷和環境問題都「談得很好」,但可能需要在考慮相關風險時再擴大視野。另外,特別是高階管理階層,與氣候目標相關的獎勵比起其他績效,比例是偏低的,這凸顯了企業評估氣候變遷議題對財務績效的衝擊仍是非常狹隘。

2. 風險管理流程
氣候相關風險及其潛在後果具有多樣、動態、長期的特性,往往難以量化。在許多情況下,這些風險跟當前企業規劃的作法相異,也與風險評估時間範圍不一致(通常是3年內)。大多數企業都很清楚該如何減輕傳統風險,因為這些風險相對上可以透過標準化管理方法來處理。但是當談到要整合在相關連的複雜風險系統時,這些標準方法就逐漸失效。企業必須先了解他們面臨的風險規模和關連性,以制訂有效的管理策略。TCFD的基本原則是,應體認到管理氣候變遷必須整合入整個集團的業務決策中,並非只是內部某一個人或單一團隊的責任。譬如企業的永續長就可以扮演一個主導的角色,將永續、風險、業務、財務、環保等單位聯合起來,並定期向董事會報告成果。

3. 情境分析
TCFD呼籲企業使用情境分析,以了解與氣候相關風險和機會的策略影響,也有助於向投資者揭露本身的氣候韌性。這是TCFD建議中最具挑戰性的部分,因為企業需要確定哪種氣候情境最適合了解其風險並描繪出可能影響因子,再將氣候風險納入未來的財務規劃。即使是用最權威的模型,預測結果也會有很大不同,因為涉及到太多的假設條件,使得企業在定義邊界與參數時產生了差異。

此外,目前大多數模式是作為經濟或學術用途所開發,而非可直接用於金融。因此企業必須將氣候 - 經濟情境轉化為有意義的財務意涵。最後,企業需要描述氣候情境如何影響與未來業務績效的關連,從而確定直接和可量化的衝擊。不幸的是,通常缺乏足夠的數據來表示出宏觀經濟情境影響與個體公司財務之間的關係。財務規劃與長期氣候情境之影響,在時間尺度上的脫節使問題更加複雜,往往超出了公司日常營運的作業範圍。企業是否對風險評估不足或隱含過高的不確定性,都會對財務報告產生負面衝擊,可能會使企業面臨股東壓力和不必要的訴訟。

 

資料來源: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
圖片來源: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 Roxanne Desgagnés


延伸閱讀:
2018 CDP氣候變遷問卷 – TCFD趨勢下的轉型挑戰
企業瘋綠電【上篇】 RE100年報洩天機,綠電「直購」將成主流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