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1 | 作者/譯者: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Jerry Davis;編譯:CSRone/ Amy Lin

最新思潮:商業管理是為了SDG而存在!

【我們為何提供這篇文章】在科技新創經濟蓬勃發展和市場商機瞬息萬變之際,美國密西根大學羅斯管理學院副院長Jerry Davis提出新的主張,認為以聯合國SDG框架重新建構當代管理教育的內涵,才能實現人類生活的終極價值與意義。

科技創新正徹底改變全球商業和政府領域的工作模式。20世紀的商業特質與前一代有著極大的不同,其中包括:更快速、更短暫、更少層次、更不穩定。然而目前商業範疇內的管理教育,卻遠遠落後於今日企業組織的急遽變革。為了跟上步伐,當代的管理教育 (management education) 需要全新的指導方針來實現其目標,而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則正是重新建構未來管理教育的最佳框架與引導。

管理教育 (management education) 是20世紀才興起的培育課程,它引領了大型企業的主導地位。早期當通用汽車、AT&T、通用電氣和美國鋼鐵公司成為工業社會發展的領頭羊時,大規模的生產、分配、銷售、營運等作為,即意味著大公司只要管理得當,就可以用更低的成本賺取更高的利潤。因此,這些大型企業需要更多的專業管理人才,為不斷擴大的組織召募更多員工,並設定複雜的管理機制。1908年創設的哈佛商學院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HBS)和其他管理教育機構,就是為了滿足這些需要而成立。

無獨有偶,當時美國政府的快速發展也創造了對管理教育專業人才的需求。1908年時,美國聯邦政府的規模還非常侷限狹小:沒有所得稅、沒有遺產稅、沒有勞工部門、也沒有最低限度的工業監督管理。當時聯邦政府的年度預算,甚至少於美國鋼鐵公司的資產。在社會督促進步的壓力下,美國中央政府規模的成長速度與私營企業旗鼓相當,如此中央政府才能有效控制企業部門。

美國各大學的管理學院科系課程,也如實地反映當時企業的營運架構。直到今天,世界各地的大多數商學院都像1970年代的美國公司一樣有財務、會計、運營、營銷、管理和商業策略等部門。甚至,如果今天國際科技公司IBM要轉變為商學院的話,很可能與哈佛管理學院長得很相像。

今日商業組織大量仰賴外部承包商

然而,當代的商業組織與當年大型企業鼎盛時期已有甚大的差異。今天美國國營公司的數量已經較20年前數量減少了一半。科技公司也只雇用少量的員工和管理人員。例如,Netflix擁有的5,500名員工可取代百視達Blockbuster的9萬名員工, 充分地滿足全球民眾的收視需求。而美國聯邦政府招聘的人數與1974年尼克森總統時代的人數幾乎相同。許多「管理者」幾乎沒有下屬員額,而新的組織架構也與舊的官僚層級絲毫無相似之處。

相對地,今日企業與政府組織卻有越來越仰賴外部承包商團隊的趨勢,而且分工的項目越發廣泛且深入。現代企業組織越來越像Nike,仰賴各類承包商完成其分項專業任務。今日外部承包商團隊已經能夠提供所有的分項任務: 例如,設計(IDEO)、人員配備(Adecco)、編程(Upwork)、工資給付(ADP)、伺服器空間(Amazon Web Services)、製造(阿里巴巴)、線上店面(Salesforce)和行銷配送(Amazon)。任何人只需要準備好最低額度的資金、擁有適當的信用額度,就可以自行創業。

以永續設計未來管理教育綱領

過去十年中,這些創新科技發展和商業與市場的劇烈變化,對於管理教育已經構成重大挑戰。在傳統公司逐漸消失、外部承包商分項專業持續精進、新創公司如春筍般不斷蓬勃興盛的今日,管理教育需要進行大規模的改革。以下四項改革指導方針,將是企業朝向永續發展的基礎:

第一、管理和商業是手段,不是目的。

過去的傳統的思維是:管理和商業之目的是滿足人類的生活需求,並且,有效地滿足這些需求是衡量企業成功與否的最終標準。然而今日我們卻不應再眷戀傳統的思維與目的。

密歇根大學羅斯商學院教師Jim Walsh曾經利用下列的類比問題,對受眾進行測試:
法律是為了實踐正義而存在;
醫學是為了維護健康而存在;
而管理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呢?

受眾們心裡各有答案,然而最新答案可能是:管理是為了實現聯合國SDGs而存在。

也就是說,商業和管理是手段,而目的是為了實現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17項SDGs目標中包括Goal1消除貧困、Goal2 消除飢餓、Goal3 身體健康福祉、 Goal4教育素質 、Goal5性別平等;如果我們能教導學生充分理解,「管理是為了人類永續發展而存在」的此一概念,那麼我們就會釋放出一股比矽谷創新更強大的人類進步力量。

第二、讓我們捨棄股東資本主義的神龕

傳統觀念中,企業是為鼓動創造價值而存在,而股價則是衡量企業成功的最終標準,這些都曾經導致大規模的惡性後果。這些主張也許在1980年代仍是一個有用的假說,能夠迫使那些已經變得過於龐大和臃腫的企業集團不斷往前進。然而,非常明顯地股東資本主義的神龕於今日已不再適用。隨著公共公司的數量急劇下降、創新替代融資方案不斷翻新,企業追求「股東價值最大化」的神龕主張已經不再有昔日的意義。

第三、培養學生成為嚴謹的不可知論者,以彈性實踐管理價值。

某些時候一個營利性、股東所有的公司是最好的方法,然而有些時候一個非營利組織、社會企業、政府政策、甚至開放原始碼的軟體程式(如Linux)、社會運動、一個完整的新形式協作行動,才有可能是達成目標的最佳方式。我們應該培養學生開放所有的思維與觀點,彈性地看待管理工具以達成最佳目的。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選舉後的一則Facebook貼文可以隔天就召集到50萬名女性和民眾,戴上粉紅色帽子齊聚華盛頓。這種即時的「協作」其實也是「管理」的新形式之一,而完成工作的方式和範圍,從未曾如此即時與廣泛,任何解決方案都具有潛力,不必侷限於企業內部的管理而已。

第四、管理全球平台新創公司與管理傳統大型公司差異甚大

我們可以想像,今日全球平台新創公司不斷出現,與傳統大型公司的商業環境迥異,其管理教育內涵也極為不同。今日的管理教育可以借鏡華爾道夫的方法,讓學習者沉浸在藝術和文化中,以蘊育出創造性思維並應用於不同材質對象的項目上。密西根大學的Impact Studio中心新創項目,即是透過大學的廣泛跨學科的資源,為學生提供孵化社會創新的機會。我們吸引來的不僅是投資者而已,我們真正的目的是想為世界創造出真切影響力。

全球的組織正在進行本質性的改變中, 管理教育更是如此。此刻正是重新思考「什麼是21世紀的管理教育內涵與意義」的最佳時機。我們希望未來能夠培育新一代管理專才,以實現SDGs為終極目的,並嫻熟使用新的協作工具與資源,同時對所有的工具方案(無論是營利性組織、非營利組織、政府還是個人)採取開放嚴謹批判與彈性採用態度,如此才能創造人類真正想要的和平世界。

 

編按: 作者Jerry Davis現任密西根大學羅斯商學院商業暨影響學院副院長 (Associate Dean, Business + Impact at Ross School of Business, University of Michigan)。他於管理社會學範疇的文章頻繁廣泛地為產官學界所引用,最新著作《美國企業逐漸消失:航駛在新經濟風暴中》”The Vanishing American Corporation: Navigating the Hazards of a New Economy”是熱銷書籍。
 

資料來源:Management 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圖片來源:rawpixel


延伸閱讀:
我們何時才能開始以「設計」來實踐循環經濟?
不用大動作 ! 珍惜食物從微型改革出發!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