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9 | 作者: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國立台北科技大學 環境工程與管理研究所 黃泓維 博士候選人

金融業的情境分析(下) – 轉型風險

【重點摘要】聯合國環境金融倡議(UNEP FI)與Oliver Wyman及Mercer兩家公司合作,建構金融業氣候變遷轉型風險評估之方法學,期望幫助銀行評估其投資組合中的風險缺口,並在推動低碳經濟轉型上,發揮最影響力和衝擊力的作用。本文旨在說明金融業面臨氣候變遷轉型風險如何進行情境分析。

轉型情境的架構由聯合國環境金融倡議(UNEP FI)與Oliver Wyman及Mercer兩家公司合作,彙整16家銀行在前導型計畫中針對氣候變遷轉型風險與機會評估的案例,建構出一個具備彈性以及可適用於各項情境分析的方法學。Oliver Wyman在金融服務領域帶來了深厚的風險管理和壓力測試專業知識,而TCFD成員之一的Mercer提供了其於2015年「Investing in a Time of Climate Change」研究中考量氣候變遷投資風險和機會的框架。要制定廣泛適用且嚴謹的轉型風險評估方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研究計畫成員的永續性、信用風險、壓力測試和財務團隊的積極參與。參與此計畫的16家銀行為此研究提供了協助,並持續耗費6個月的時間進行交流以完善此評估方法學。

該方法學解決了TCFD建議的策略要素,透過情境分析的使用對轉型相關衝擊進行前瞻性評估。該方法學之主要目的是幫助銀行評估其對企業投資組合中與轉型相關的風險缺口,因為他們對低碳轉型的潛在政策和技術相關衝擊感到擔憂,以及對發掘和掌握相關的機會產生興趣。藉由他們的貸款活動,包括企業投資組合,銀行可以在推動低碳經濟轉型上,發揮最具影響力和衝擊力的作用。

一、評估氣候變遷轉型相關風險

雖然可以與銀行常用的宏觀經濟壓力測試進行比較,但氣候情境分析或壓力測試的應用仍與其有所不同。宏觀經濟壓力測試通常被定義為全面性的;而公司層級的情境分析目的在估算資本需求,並管理1至5年內的資本。然而,於氣候變遷轉型的應變將蓬勃發展下,銀行要在這漫長時間範圍進行分析,應著重在於合理評估當前業務對於營運擴張時,各時間點的氣候相關轉型情境之敏感性。這項任務並非在做精確的預測,而是將敏感性分析用於為策略規劃和投資組合提供訊息,並確保投資機構具有足夠的氣候認知。除了將時間軸的延長外,評估與氣候相關的轉型風險也為金融機構帶來了獨特的挑戰:

● 可用於評估氣候轉型情境如何影響特定借貸者和產業信用評級的資訊有限。換言之,銀行現今仍缺乏可以用來評估氣候風險對信貸損失影響的歷史數據,因此量化轉型風險的方法在很大程度上仰賴於專家判斷和假設,同時利用氣候情境中的訊息觀察,以了解不同情境下的潛在經濟影響。

● 轉型衝擊的長期視野挑戰銀行過去管理風險的方式。轉型衝擊橫跨世代,轉型情境通常會影響30到100年。在銀行慣於進行業務規劃和壓力測試操作的1至5年期間,具體的轉型風險可能尚未實現。信貸專家目前並不關注可能影響未來10到20年以上的借貸者風險,加上銀行對企業投資組合的償還期限也往往遠低於這個時間。

● 無論是衝擊的方式還是程度,各種產業部門的轉型風險不盡相同。如轉型情境的實現,在汽車製造相關行業中,低碳電動汽車的早期生產商就具有競爭優勢。在其他行業如煤炭、碳捕捉或類似技術的投資,可能僅僅暫時減緩與政策相關成本和低競爭力價格的需求。

● 為了對銀行和市場有益和有所啟發,方法學必須具有重複性、系統性和一致性以適用於揭露。同時,產生的結果是可以橫跨不同銀行在各個方面進行比較,包括部門、地理位置和情境。

● 在數據可得的情況下,允許銀行進行發展客製化的方法,量身定做轉型風險評估。從根本上說,對轉型風險的應用,自上而下的分析是不夠的。因為可能既沒有掌握銀行特定的投資組合考量因素,也沒有銀行自己對這些風險規模和性質的評估。

● 組織內部需要進行實質的有效協調,才能在這樣的深度與廣度下有所發展。亦即必須同時具備永續、信用風險、行業、壓力測試、金融和投資者關係方面的專業知識。在這種跨領域的任務中,責任和治理、以及技術和技能之間的差異可能導致協調上的挑戰。銀行應嘗試讓所需的工作易於管理,並具有明確定義的輸入和輸出,以便於能跨單位地執行。

二、評估氣候變遷轉型相關機會

雖然轉型情境可能會提高銀行的信貸風險,但也可能為未來提供客戶服務的機會。如溫室氣體排放量較低或有助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產品和服務可能會變得更具競爭力,從而增加對其生產或市場的融資需求。這些機會可能包括對能效技術、新能源、低排放產品和服務,或低碳基礎設施的投資。銀行不僅能夠滿足低碳企業在市場上不斷增長的貸款需求,且還可幫助更多碳密集型產業的客戶對新環境的調適。與任何策略評估一樣,評估機會不僅僅是量化或統計工作,它同時需要考慮有關未來市場、競爭格局,以及內部能力建構的定性和定量因子。為此,前導型計畫之目的在於在將市場評估與機構的優勢和能力進行比較。轉型情境可以為策略規劃提供指導,用以協助確認潛在的低碳市場機會。銀行應考量兩個關鍵驅動因素,來評估市場對特定行業與部門的低碳投資的吸引力:該行業對政策的反應和技術考量點。然潛在的市場規模仍不足以使機會具有可操作性,銀行還需要考慮其自身掌握這些市場的潛力。為更深入地了解哪些行業實際上屬於可控制範圍,銀行需要評估其潛在市場的三個主要驅動因素有:競爭格局、風險胃納和營運能力,來對本身能力進行自我評估。最終目標是將市場評估和能力對應比較,以決定銀行最有發展機會的領域。

三、金融業轉型風險評估模式

此方法學中的每個模組都在評估轉型風險時扮演不同的角色,它們共同構成了轉型風險評估的整體方法:

● 轉型情境:模組中的變數用於確定風險在部門和地理層面隨時間演變的方式。情境提供了一致的參考點和共同參數,是專家在借貸者層級校準時,用於評估跨機構、地理位置和部門的轉型衝擊。情境變數也可歸納為「風險因子路徑」,代表企業信用風險驅動因素:直接和間接排放成本、營收變化以及低碳投資需求。情境模組輸出中的「風險因子路徑」在經濟各部門之間存在差異,並經由客製化的敏感性進一步區分為更細的行業別。在投資組合衝擊評估中,這些「風險因子路徑」允許從校準的借貸者層級衝擊,推斷到整個投資組合。

● 投資組合衝擊評估:提供了一種結構化的定量方法,用於結合自下而上的校準專家判斷,以及情境模組提供的自上而下參數。使用從風險因子路徑和校準點得出的「氣候信用品質指數」和「Merton-type框架」,將部分借貸者的信用評級變化推斷到整個投資組合,評估在不同情境下的可能損失。

● 借貸者層級校準:建立在情境變數的基礎上,利用專家判斷和內部信用風險工具彌合資訊落差,以評估特定借貸者違約概率的變化。該評估為確定情境對借貸者信用評級的衝擊程度,提供了主要依據,並納入定量和定性考量因素。這項分析可作為借貸者在不同情境變化下的信用評級估算,但由於這部分的數據量非常龐大,因此可以僅針對特定案例與可管控的工作負荷下進行。

四、金融業的轉型風險評估方法

轉型情境過去常用來做為決策者了解達成特定目標的可能途徑,而不同地區與國家的轉型情境不盡相同。UNEP FI認為選擇適當的可用情境須包含四個要件:情境可取得性、結果產出的廣度、結果輸出的細緻度、以及更新的頻率。基於上述四個標準,IEA World energy outlook以及Integrated assessment models (IAMs)是適合的情境來源。IEA World energy outlook是每年國際能源署針對現有的政策架構提出數種不同的能源情境,IAMs則是IPCC用來模擬不同參數下可能的氣候情境(如RCP)。

轉型情境中,可能衝擊到產業部門層級的企業績效表現的因素有三個類別:

1. 政策:可能透過稅收、補貼、法規加嚴等手段而增加借貸者的成本或營收,導致降低了借貸者產品的需求或提升額外的資本投資。

2. 科技:所有政策對於科技的投資組合可能帶來改變,使科技因成本的變化而產生更大的競爭。低碳技術的採用促進產業發展或對部份產業的運作產生不良影響,進而導致市占率的改變。而所有新科技的發展都必須付出代價,亦即會導致更多的資本支出。

3. 市場:在經濟學的供需原則下,會因為政策以及消費者偏好改變,而透過市場機制的運作重新調整新的均衡點。這些衝擊最終將影響因經濟活動而產出的溫室氣體總排放量,從而影響後續時期進一步減少排放所需的政策。

由於不同情境下的政策、科技與市場改變,會使得企業鑑別之風險因子隨著不同情境而有所變化,此為風險因子路徑。而要完成風險因子路徑則仰賴於許多條件:

● 企業曝險分析要涵蓋財務說明:風險因子路徑需涵蓋在企業營運的經濟體或區域內的情境分析中,指出可能面臨的財務損失或增加。

● 允許跨產業別的比較:由於情境分析的一致性要求,風險因子組成應可被使用於多個經濟部門。若這些指標非屬通用的風險因子,則應針對不同部門發展不同的風險分析架構。

● 透過不同的模式應用於多重情境:用於產生風險因子路徑的指標,應是高等轉型情境模式的通用輸出,這可提升未來轉型風險分析的彈性。

基於這些主要原則,該方法學在部門與地理層級制訂了四個風險因子途徑,以涵蓋金融風險的主要驅動力:

● 直接排放成本:企業直接排放溫室氣體,相較於基線情境可能增加的成本,這些成本可能來自於碳稅或總量管制下的排放交易。

● 間接排放成本:碳稅或特定政策可能導致某些原物料的成本上升,進而影響到企業的營運成本,屬於間接排放成本。一般的模式大多聚焦在燃料成本,事實上也有可能導致供應鏈的中間產品成本上升。

● 低碳資本支出:轉型至低碳經濟情境下可能的資本支出,這其中包含為了達成法規強制規定的能源效率所投資的資本支出。

● 營收的改變:隨著成本的增加,預期成本的增加可能會轉嫁給消費者。消費者反過來會通過減少對某些商品的購買和增加對他人的需求來應對價格上漲,從而導致營收的變化。

五、借貸者層級校準

轉型情境的產出無法直接轉化為對借貸者信用評級的衝擊。在特定情況下,借貸者的違約概率受到許多驅動因素的影響,包括定量(如排放成本)和定性(如對新環境的適應性)。雖然這些情境提供了驅動力的高階視野,但它們並沒有專於:

● 借貸者層級的財務衝擊:某些情境是強調部門層級,相對於其整體績效和風險狀況,並未提供關於成本、收入或現金流量對借貸者的實質衝擊,而情境也並非是所有財務驅動因子的來源。

● 特定借貸者對低碳環境調適的考量因素。

借貸者層級校準建立在由情境模式所提供的變數上,並利用專家判斷彌合資訊落差。對於各種轉型風險,校準定義了對特定借貸者的潛在衝擊。為了評估這些衝擊的程度,銀行的信貸和永續發展專家,藉由他們的經驗和工具來確定情境與借貸者之間的關連。因此透過校準更能使專家闡述轉型情境,並判別出部門和經濟變化可能對特定借貸者信用評級產生的潛在衝擊。UNEP FI以電力業為範例,提供一個架構用來分析借貸者的層級校準。

電力業在氣候情境模式下可包含的變數包括電力需求、電價、燃料價格、投資成本、碳價等,並搭配借貸者的特徵(如財務資訊以及衡量企業關鍵績效的指標)合併分析借貸者在不同情境下,可能的營收、成本、資本支出的變化;這些改變對於借貸者的現金流、資產負債、EBITDA等績效,可能會有不同程度的衝擊。而這些衝擊的變化可與BAU的評級模型進行比較,並修正為不同情境下借貸者的評級模組(也就是某借貸者在一般狀況下是評級A,但在未來嚴格的法規下,可能營收降低導致信評降低為A-。)。要留意的是,即使使用定量方法,也需要專家判斷。在這種特定情況下,分析師必須做出假設,特別是關於該電廠未來的能源組合:決定支付額外的碳成本或投資低碳發電。因此校準反映了一個觀點,即一旦將情境明確表示成相關產業層級的指標,信用風險專家最終就可以最佳地量化情境對借貸者信用評級的潛在衝擊。

此類的評估對信貸專家來說並不陌生,信貸專家在下評級決策時經常會考慮政策變化和宏觀經濟環境。藉由校準流程,銀行內部專家可使用與評估情境衝擊相關的風險工具,同時確保此評估與公司的風險觀點一致。校準還加強了專家根據借貸者的營運特點,反映出他們對各個借貸者於轉型情境下反應的理解。校準還能使銀行有機會發展客製化方法以評估其投資組合中最關鍵的風險,確保最終分析結果凸顯其最大的轉型相關問題。校準完成時,銀行專家可設定校準點,用於指定氣候轉型情境在某時間點對特定借貸者違約概率的衝擊。這套校準點可為推斷個別借貸者對整個投資組合的氣候轉型風險的衝擊,提供了基礎。

六、投資組合衝擊評估

從銀行的角度來看,預期損失(Expected loss, EL)是反映信用風險的重要指標,因此也是開發分析模式的重點。預期損失是銀行在一般業務活動和當前環境(即基線情景下)中,因貸款風險而預計會損失的金額。它反映了借貸者違約的可能性,以及如果借貸者違約,銀行將失去的預期金額。UNEP FI提供一個公式用來分析氣候變遷情境下,金融業如何評估投資組合的EL。

預期損失(EL)=違約概率(PD)×違約損失(LGD)×違約暴險(EAD)

● 違約概率(Probability of default, PD):借貸者在一年內的違約機率

● 違約損失(Loss Given Default, LGD):預期違約發生後,可能曝險的損失百分比,違約損失通常是抵押品價值與提供貸款金額的函數

● 違約曝險(Exposure at Default, EAD):借貸者在違約時預期的曝險金額,同時須考量利息與本金支付,但會因為借貸者條件差異而有所不同

一般銀行評估貸款過程中,皆有計算原則與評估PD的金融理論模型。而在氣候情境下,可透過修正模型來分析PD可能發生的改變。評估PD的理論架構來自於Merton的架構,該架構由Robert Merton於1970年代開發,是目前金融業評估貸款者違約風險常用的模型。Merton模型架構是將PD與企業未來資產價值可能跌至一個閾值的可能性,進行相關性分析,而此閾值是由企業的負債來決定。因此,企業未來資產價值的分佈對於確定PD的變化至關重要。如果未來企業資產價值分佈因為平均值的變化而轉移或是經由標準差的增加而擴大,則PD會受到影響。因此,可透過修改Merton模型來評估借貸者的轉型風險。

在UNEP FI建議的模型中,低碳經濟轉型被認為會導致企業未來資產重新分布,這樣的轉移乃是用以應對與轉型風險相關的額外系統性風險。當一切其他非氣候相關轉型的風險因素假設不變時,PD的增加與減少可根據資產價值分佈的變化,在特定的時間點被測量。而LGD是由抵押品價值以及借貸者的潛在資產價值決定,如某項資產由於價值快速下跌導致該資產變成擱淺資產或無法開發利用。因此LGD的評估會因為部門差異而有所不同,而這樣的評估預計將成為未來的焦點。銀行應確定需要針對哪些特定部門的LGD進行狀態評估,從而確定必須開發何種客製化的方法學。

七、總結與建議

與低碳轉型的時間軸相比,企業投資組合是短期的,為銀行提供了隨時間調整此類組合的靈活性。但是,銀行不應該只消極等待氣候變遷潛在衝擊和機會的外部評估結果。如果認為有必要,改變自己在企業投資組合的曝險程度和調整風險狀況:評估風險和擴展前景、制定連貫性的策略、建立能力和關係以改變客戶群的組成,都是需要時間與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此外,了解氣候風險和機會將加強銀行與客戶間的互動,幫助他們管理向低碳未來的轉型。本前導型計畫之方法學,確定了減緩氣候變遷的低碳政策和技術轉型,如何衝擊銀行在企業投資組合上的信用風險及其商業策略:它有助於建立對氣候風險和機會的認知。

未來,低碳轉型將影響信用風險專家在做出評級決策時,應考慮的財務和經濟狀況。UNEP FI前導型計畫之用意是為了制訂一套有系統性、一致性以及可重複性的方法學,用來評估企業貸款的轉型風險。該方法學提供了一個結構,透過明確的情境分析模式將判斷基礎化,將專家見解轉化為對借貸者的轉型衝擊。此方法學建立三個模組之目的在於,尋求在透過使用氣候情境的標準化與透過專家判斷的客製化之間取得平衡。目前方法學有以下優點:

● 可應用於不同部門與行業別:藉由改變情境參數、敏感度以及校準點,此方法可應用於各產業部門。

● 可比較許多情境模式:可調整多個整合評估模型和其他氣候經濟模型的產出,並將其用於開發方法學的輸入。兼容模式產出的所有情境,都可以透過本文所建議的方法學運作。

● 可在不同的時間區間以及不同的風險因素下實施:銀行可能應用相似的方法學,評估不同時間長短的轉型情境。同時也可以採用單一事件為基礎的情境(如只評估碳稅的衝擊),或是超調狀況下的情境(如大氣二氧化碳濃度在減量前已超過目標水平,使得企業能夠調適的時間更少)。藉由調整風險因子,此方法學架構也可適用於其他風險,包含物理風險。

● 經過一定時間的自我改善:當銀行累積越多的借貸者與情境資料,並擴大借貸者層級的分析,這將使得此方法學可獲得持續改善。

 

 

資料來源: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
圖片來源:東海大學產學與育成中心 企業永續服務組 陳耀德 博士、Helloquence


延伸閱讀:
金融業的情境分析(上) – 物理風險
全球等待中…期許金融業發揮氣候風險真實力道!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