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31 | 作者/譯者:CSRone採訪團隊

台灣賓士總裁Eckart Mayer:台灣是亞洲最佳桃花源秘境

過去6年,台灣賓士總裁邁爾肯Eckart Mayer帶領著全體員工創下Mercedes-Benz全球前20名的銷售佳績,同時傳承著集團品牌的CSR核心價值,創意發想出許多台灣首見、深具影響力的CSR計畫,並且榮獲多項國內外獎項的肯定。即將返回德國高升職務的邁爾肯,臨行前接受本刊專訪,真誠說出在台灣實踐CSR的心得與體會。

這些年來,台灣賓士一直是優秀的外商CSR標竿典範,傳承著Mercedes-Benz的核心品牌價值The best or nothing。台灣賓士從2015年起正式將CSR列入商業營運策略目標,並成立跨部門CSR策略中樞「永續發展委員會」(Corporate Sustainability Committee)。期許以百年企業的擔當負起產業領頭羊的角色,台灣賓士匯聚出充沛的永續能量,源源不絕地灌溉在台灣這片土地上。

過去的12個月期間,台灣賓士曾經榮獲過許多重要CSR獎項的肯定,其中包括: HR Asia Magazine所頒授的「2018亞洲最佳企業雇主獎」(HR Asia Best Companies to Work For in Asia - Taiwan Edition)、連續二年榮獲台灣「TCSA台灣企業永續獎」頒授「台灣永續典範公司獎 -- 三大永續典範外資企業」的肯定,以及榮耀戴上2017年天下企業公民獎外商的首獎光環;更不容易的是獲得戴姆勒集團二年一次的全球「環境領袖獎」(Environmental Leadership Award, ELA) 前三名殊榮,成為亞太區唯一獲獎的單位。

台灣賓士總裁邁爾肯(左二)親自率領團隊前往現場共襄盛舉,成為今年度亞太區唯一獲獎的單位。

對於這些連續獲得的佳績,總裁邁爾肯Eckart Mayer顯得很開心,卻也謙虛地將所有榮耀歸功於長期共同推動CSR專案的台灣賓士全體同仁、經銷商、車主、合作團體等。他說,經過多年努力,台灣賓士的夥伴們已經都能把熱情、自律、尊重、誠信內化到生活與工作的核心價值,充分展現台灣賓士貫徹企業永續的決心和實際行動。

事實上,在邁爾肯任期內的擘畫與積極主導下,過去6年來,台灣賓士以Inspiring the Future為核心理念,啟動了許多台灣首見、甚具創意且前瞻性的CSR計畫。其中最重要項目包括: 自2015年起啟動的「Mercedes-Benz星夢想‧生態復育計畫」 (StarDreams - Eco-Restoration)。此計畫呼應聯合國所倡導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計畫,從中鑑別出「目標13:氣候行動」與「目標15:陸地生態」為台灣賓士的環境面永續策略關鍵方向。本計畫與HIMA喜馬拉雅自然文明保護協會HIMA攜手成立世界第一座中海拔原生樹種復育園區 -「Mercedes福爾摩沙森林」。截至2017年底,已有超過600人以實際行動支持這項計畫,完成種植超過4,800棵台灣原生樹木,預計2018年底會推進超過6,000棵。

邁爾肯亦善用他在南非曾推動且效果顯著的經驗,以台灣賓士為始點,引進母集團的國際資源,為台灣弱勢青少年設計假日體育班「台灣勞倫斯體育公益計畫」(Laureus Taiwan Project)。期間,由於勞倫斯於台灣地區無基金會的設立與執行,他支持團隊花費2年的時間耐心規劃與溝通,突破許多障礙,自2017年開始與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與台電女籃與明道大學合作,在中部以北的6個區域設立7個陪讀班,希望透過籃球運動,以培養弱勢青少年擁有健康的身體與人際關係。

這段期間,台灣賓士的員工們都很喜歡接近這位毫無架子的總裁老闆。邁爾肯於目標設定非常明確且具體,觀察與思考皆深刻,同時又擁有絕佳的溝通力與行動力。在他的號召帶領下,台灣賓士員工上下齊心、帶領著全體員工創下Mercedes-Benz全球前20名的銷售佳績,以台灣2300萬人口的市場來說,這項成績十分搶眼。

邁爾肯同時也被台灣媒體譽為外商領袖圈「台灣觀光最佳代言人」,他常親自駕駛自家賓士車到處趴趴跑、深入鄉間與城市、拍攝山林海岸美景,還配合著國際產業趨勢與台灣市場現況,清晰又有溫度地與大家分享想法。

即將返回德國原廠的邁爾肯,臨行前顯示出依依不捨的心情。日前接受CSRone永續報告平台專訪,他真誠說明過去的2千多個日子裡帶領台灣賓士員工實踐CSR的心得與體會。

一、請問台灣賓士的CSR策略是如何組成與管理的?以及如何使之有效運作?如何整合當地機構的支持?

答:戴姆勒集團是汽車發明者與汽車產業先驅者,我們深刻體認到企業的規模越大,其影響力也越大。因此,不論對於汽車、相關產業、客戶、社會、環境以至於全球議題,我們都肩負更深鉅的社會責任。戴姆勒集團每年投入數十億歐元在永續環保的乾淨能源「潔」能技術,也訂定出「永續2020」 (Sustainability Program 2020) 的計畫目標,即是期許自身為全球汽車產業的CSR標竿。

賓士是國際大廠,我們不需要每件事情都自己來做,我們可以協同當地的組織機構大家一起來做。如同我之前任職南非,當時我們也與當地組織結合甚深,為當地付出CSR心力。企業落實CSR絕不只是在賺了錢後,坐下來開張支票捐款就完成,而是要動員全體雇員和供應鏈的人力與資源,結合當地組織,一起捲起袖子真正去做永續。

這裡我想強調的是: 找到對的夥伴很重要。

台灣賓士不是全能的,我們需要與專業機構合作才能順利落實CSR。例如,在勞倫斯計畫中,我們針對青少年提供滿足其教學需求、激發其運動潛能的方案;以及在福爾摩沙森林計畫中,我們針對台灣苗栗山區中海拔的原生種森林進行樹林復育。其中,我們既不是青少年教育專家、也不是生態復育的植樹專家,若無HIMA等專業組織的投入與熱情合作,我們這些很棒的計畫無法順利推展。

二、請問台灣賓士在落實CSR策略時,如何利用品牌影響力?

答:不可否認,賓士是全球標竿品牌,在動員雇員、經銷商、供應鏈環節上,我們有許多優勢。也正是因為台灣賓士是標竿企業,我們期許自己要做得比別人更好。賓士的核心價值是The best or nothing,這已經是深植在生產製造、營運銷售、員工福利、檢查維修、社會活動等等所有的設計環節中,我們非常細心地維護這項榮譽和品質。

台灣賓士採取的作法是攜手企業的價值鏈Value Chain。

我們循序漸進地從員工出發,先溝通彼此的CSR價值觀,達成共識後,再整合集團的資源,重新分配任務,讓價值鏈中的不同角色各司其職,發揮最大功能,才成就今日的正向社會影響力。同時,台灣賓士也將這種CSR理念,注入經銷商通路拓展計劃中,實際地將其落實在地區性的營運方針中,以做有效的二次延伸影響力。

三、請問台灣賓士在落實台灣地區的CSR策略時需要克服的最大困難是甚麼?

答:呵呵,總的來說,我們很幸運,在落實CSR時並沒有遇到所謂真正的困難,只是執行需要比較長的時間,逐漸累積推進而已。例如,在福爾摩沙森林復育計畫中,我們花兩年時間規劃,然後再花時間尋找適當的合作夥伴,然後再坐下來充分溝通彼此的目標與做法,每一個步驟都需要時間。我們需要先整地、除去地上目前的竹林或非原生種樹木,然後再選擇合適的原生樹種;從種下到生態的復育,每一個階段都需要投入許多人力、溝通、資源等等。整體來說,我沒有覺得台灣賓士在落實CSR時曾經遭遇過很大的困難。

以及,我們也曾經舉辦過許多巨星演唱會,邀請國際級巨星或運動巨星首次來台灣,讓此地民眾可以面對面見到國際巨星風采,這是一件很棒的事。過程當中,我們公關和行政部門的同仁們當然很辛苦,需要配合許多機關的程序和各種交通、安全、動線的細部考量。找到適當的合作夥伴很重要,可以充分發揮彼此專長和經驗,讓活動更有正面多重功效。

我也要特別說明,企業員工的投入與創造,對於落實CSR政策是極其重要的一環。

我認為,員工才是企業CSR真正的「大使」,台灣賓士這些年來就是透過這些真心投入的大使們的熱情與付出,他們不斷擴大朋友、社群團體、客戶、經銷商、團體組織的接觸範圍,才能匯聚出今日如此強大的共好力量。

四、台灣賓士在落實CSR策略時有令您印象深刻的故事嗎?

答:除了行之有年的高爾夫球賽與音樂會社會活動之外,台灣賓士自2015 年起推動「福爾摩沙森林」復育計畫,與喜馬拉雅自然文明保護協會HIMA合作,在苗栗銅鑼鄉10 公頃山坡地打造全球第一座中海拔臺灣原生樹種保育園區。

最開心的是和當地國小孩童一起種樹,孩子們一張張歡樂的臉龐深印我腦海。

福爾摩沙計畫邀請當地小朋友一起來種樹,最初是我和同仁們集體發想出來的好點子。要知道在溽暑中開長途車到苗栗山區種樹,並不是那麼輕鬆愉快的事。可是,當你看到當地孩童純真的臉龐,細心聆聽HIMA志工解說為何要來這裡種樹、原生物種森林的意義、以及如何愛護一棵樹、一片森林、一塊土地,看到他們開心滿足地種下自己的樹苗,知道這些孩子開始理解自己對這片山區、對台灣、對森林、對地球都有一份保育責任,這真的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也是台灣賓士最棒的在地投資。

台灣賓士總裁邁爾肯帶領泰興國小學生種下希望之苗,期許能將環保的概念傳達下去。

以至於我們有許多經銷商不只一次開長途車到山區,挽起衣袖拿鏟子加入種樹行列,再返回工作行列,大家都很享受這種呼吸新鮮空氣、對土地有意義的付出的活動,而樂在其中。尤其在「福爾摩沙森林計畫」榮獲戴姆勒集團的環境獎肯定之後,我們與全球國家代表分享這項成就與做法,也許未來會有更多的國家會加入這項計畫。

我和家人非常享受在台灣的生活,也很喜愛這個擁有美麗的山景海岸的島嶼,也許有一天,當我和我的家人回憶起曾經參與過台灣森林的復育計畫。這片森林牽引起我們與台灣的緣份與情感,我們會非常開心也深感驕傲。

五、請問有無經驗或心得,提供給台灣其他外商公司當參考?

答:通常我們是不對企業競爭者提供任何建議的 (眾人笑)…不過,在執行CSR時卻完全不同。我們認為CSR是永遠可以、也永遠應該做得更多。

即使我們已經做了很久很多,CSR卻是做不完的功課,需要更多企業用更多的方式的投入,我們會很期待台灣賓士的CSR計畫提供更多外商和本地企業參考。事實上,我也曾經與台灣當地許多企業CEO們接觸,他們對於CSR投入很多,也非常有創意,這些都可以相互交流參考的。

六、您認為以台灣而言,於環境、社會、公司治理方面,現階段的CSR應該可以優先考量哪些面向?

答:我認為與歐洲許多國家相比較,台灣在社會層面上的發展,已經相當好。許多台灣企業已經擁有善念經營的想法、台灣人也都願意幫助別人、以及我最印象深刻的是台灣人對家庭盡到責任與對長輩的照顧的情感連結,相較於世界其他國家,這些都是非常好的情感家庭文化內涵。至於政府與企業治理層面,法規與管理也都相當上軌道。三者之中,我認為也許環境議題應該還有改善的空間,這也是當今臺灣政府最關心的重點,也是台灣企業願意全力支持的議題。

台灣人對於公共議題尤其是環境議題的認知與行動力,可以加以提升。

例如,現在天氣熱,每個人都開冷氣,卻離開房間時不關閉任其空轉;或者是房間冷氣開到極冷,還要穿外套辦公;這些都在浪費能源與電費。實際上,每個人都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多實踐些環保措施,地球就會變好一些。我們可以透過各種課程,教育年輕一代的孩子,讓他們願意為整體環境保護犧牲個人的舒適,每個人都可以多做一些。想想,若每個人能減少些使用塑膠袋、節省電力、重複使用資源等,匯聚2300萬人的力量,日久就能看到大幅的改善。

七、請用一句話說明對台灣生活的印象?

答:對我來說,常用一句話來形容台灣,那就是

「亞洲最佳桃花源秘境」(Asia’s Best Kept Secret)。

在過去的這段歲月,我和家人非常享受在台灣的精采生活。甚至我們還沒有離開,就已經開始想念這裡。也許對於亞洲國家日本、韓國、中國大陸等地方的民眾來說,台灣是他們十分熟悉的地方;然而,對於歐洲美洲其他國家的人民來說,他們卻仍會弄不清楚台灣和泰國。台灣是非常好的地方,如果「亞洲最佳桃花源秘境」可以當作台灣觀光行銷標題的話,我仍然覺得無法傳遞出我對此地人們的友誼和善意的真正感受與體會。

未來我想強調的是,台灣賓士已經啟動的CSR策略與行動,不會因為CEO的調動而有所轉變,因為這已經是台灣賓士對台灣所有員工、經銷商、客戶、供應鏈、合作夥伴甚至是這塊土地與環境的永續誠信承諾。

資料來源:台灣賓士、CSRone採訪團隊
圖片來源:台灣賓士、CSRone採訪團隊


延伸閱讀:
賓士總裁種樹愛台灣 吃臭豆腐,但不喜歡這樣食物
為何藝術可幫企業CSR加值?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