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 作者:CSRone 劉宥妊

【會場直擊三】企業落實TCFD 氣候風險轉化為商機

氣候變遷已是企業必須面臨的重大風險,「第五屆台灣永續報告分析發表會」出席專家,針對企業應該如何運用TCFD之建議內容,將氣候風險資訊以量化方式揭露於財務報告中,提出精闢見解。

2018年10月,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於成立30周年之際,慎重發布《全球升溫1.5℃特別報告》(Special Report on Global Warming of 1.5℃),督促各國更審慎地固守地球升溫的防線。

無論你是否相信人類活動碳排放量是造成氣候變遷的主因,極端氣候已經在我們眼前持續肆虐全球各地,企業無可避免地必須面對極端氣候變遷所帶來的風險。

由國內領導智庫CSRone永續報告平台、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wC Taiwan)、政治大學信義書院、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TAISE)於3月22日所共同盛大舉辦的「第五屆永續報告分析發表會」,當天下午的議程「氣候變遷所帶來的財務風險與機會」,出席專家即以《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建議書》(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TCFD)為主軸,分別就TCFD在DJSI問卷的整合、企業內部碳定價、及金融業投資放款業務導入TCFD等三面向,建議企業致力於揭露氣候變遷資訊的透明化。


「氣候變遷所帶來的財務風險與機會」論壇由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總經理李宜樺主持,專家包括RobecoSAMESG標準分析部門首長Edoardo Gai、國立臺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李堅明教授、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副總經理張瑞婷、國泰金控風控長黃景祿陸續分享TCFD應用之經驗。(圖片來源: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

DJSI: 問卷結合TCFD內容

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總經理李宜樺首先指出,全球有42%企業CEO認為氣候變遷對企業營運的影響重大,然而其中只有16%認為企業已提供足夠的資訊來揭露氣候變遷對企業的影響,足見氣候變遷的數據資料的揭露度嚴重不足。

致力於倡議社會責任型投資(SRI)負責「最有價值ESG評比指標」的國際重量級資產管理公司RobecoSAM,為了強調企業內部資訊揭露透明度的重要性,發展出「企業永續性評鑑方法」(Company Sustainability Assessment, CSA)。並且從1999年起啟動「道瓊永續性全球指數」(Dow Jones Sustainability Indices, DJSI),成為全球投資人的重要依循。企業透過回答問卷來獲得DJSI評鑑分數,並於2013年起「氣候政策」亦加入問卷中。

道瓊永續指數(DJSI) ESG標準分析部門首長Edoardo Gai表示:「投資者越來越關注企業ESG的表現,而此中氣候議題是非常重要的,關鍵在於如何將TCFD和企業的經營策略做結合。」

2017年TCFD建議書公布之後,RobecoSAM也在DJSI氣候政策問卷中導入TCFD的建議內容。Gai對在場專心聆聽的台灣CSR專業人員表示,企業在回答CSA中的氣候政策問卷時,在四大題組應該特別注意以下項目,加入TCFD氣候變遷的標準。

治理組織

因應策略 風險管理

管理指標與目標

董事會角色

風險與機會評估 定義風險相關資產

氣候變遷指標

管理階層角色

商業衝擊 風險管控機制

範疇三

  情境分析 整合性風險

目標設定

 


道瓊永續指數ESG標準分析部門首長Edoardo Gai表示,DJSI未來會持續導入TCFD建議內容,企業可以透過問卷的回答來應用TCFD。(圖片來源: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

Gai指出,DJSI於氣候政策問卷在未來和TCFD會有更深入的整合。儘管加深的比重會因為產業、地區及項目而有所不同,但關鍵是企業要能夠針對自身情況做更多差異化的描述,提供更相關的資訊揭露,讓評分結果更能回應投資人的興趣。除此之外,利用CSA評鑑方法,企業可以知道在同業中自己的表現水準,利用數據資料找出改進項目,才能進一步採取有效動作。

Gai強調:「回答問卷的問題本身是一個龐大的流程,但回答問題的結束並不是企業永續流程的終點,反而應該是推向未來的起點。」藉由TCFD將氣候變遷所造成的風險及機會呈現在資產負債表上的過程,企業可以訂定相關的風險管理政策,甚至找出新的商業機會。

Gai並且說明,2018年各產業在DJSI氣候政策的評分結果,前三名分別是通訊服務、資訊科技、及公用事業,而金融業則敬陪末座。在國家區域的表現,台灣在2018年度為亞洲區第一名。

以及,台灣DJSI分數和全球企業比較,在多數的項目台灣已經非常接近領先定位,在財務機會與風險和低碳產品方面甚至超過世界平均。然而氣候變遷情境模擬(Scenario Analysis)、內部碳定價(Internal Carbon Pricing, ICP)則是臺灣企業最需要加強的兩大項目

李堅明: 落實TCFD優先實施碳定價

環保署碳交易計劃主持人國立臺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李堅明教授指出,2019世界經濟論壇WEF剛完成企業危機的盤點任務,其中就有三項大危機是與氣候議題息息相關,包括: 極端氣候事件、氣候變遷減緩與調適失敗、及自然災害。氣候風險對企業而言,有實體風險(physical risk)與轉型風險 (transition);其中轉型風險項目中的能源轉型,又以降低企業碳排放最為急迫。李堅明特別點名金融業與石化產業,是應該優先落實TCFD的產業。他並鼓勵企業以內部碳定價(Internal Carbon Pricing, ICP)為工具,揭露氣候風險的實際財務數據。

李堅明教授指出,目前台灣企業落實TCFD的程度,是領先學界與政府政策的。但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包括大部分企業僅揭露部分氣候相關資訊、未針對不同報告書的目的提供不同的氣候風險評估、氣候變遷情境模擬不足、及缺乏揭露財務意涵;而最後的兩項也正是台灣企業在DJSI評分較全球落後的項目。

李堅明教授進一步分別針對這四大缺失提出解決方案:

  1. 儘速啟動與執行TCFD,並制定與TCFD齊一性的資訊揭露與檢視。
  2. 氣候風險評估應該從產業價值鏈切入,評估從投入、生產與製造、到產出與市場整個過程可能會帶來的風險。
  3. 根據氣候情境評估架構溫升2度C所帶來之價值鏈衝擊。
  4. 建立內部碳價機制。


環保署碳交易計劃主持人李堅明教授多年持續不斷研究氣候變遷的經濟分析,本次座談不只帶來碳定價方法,也提供情境評估架構等工具。(圖片來源: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

李堅明同時詳細說明,全球已有88個國家規劃推動碳價機制,作為達成《巴黎協定》減碳排的手段之一。企業面對轉型風險,最大的壓力來源可能即是碳價的成本負擔。CDP跟歐盟智庫ECOFYS最新的報告指出,企業要實施碳價機制,必須先回答三個關鍵問題:

  1. 企業應該導入哪種型態的碳價機制?

常見碳價機制有影子價格與內部碳費,影子價格為較廣泛的定義,凡是無法量化的成本或獲利皆可納入影子價格,是企業較喜歡用來作為KPI的指標;另一種方式為內部碳價,為企業直接對碳排放收取費用,是可以呈現在財務報表上的數字。

  1. 內部或外部碳價機制,哪個較有效?

內部碳價為企業減排成本(mitigation cost),為企業在個部門使用減排技術時,量化的減排成效所需要相對應的單位成本;外部碳價又可以稱為損害成本,是根據碳排放所造成損害環境與社會損害的成本價格。李堅明教授建議企業應該優先使用定價較明確的內部碳價,例如可以利用發電係數來做內部定價機制。

  1. 企業導入碳價機制的誘因何在?

能源密集產業未來將面臨龐大的碳排放成本壓力及風險,台灣主要產業如半導體產業,約有300家大廠商將會優先受到環保署控管,率先實施內部碳定價可以測試不同碳定價之下壓力測試,檢視各產品將會面臨什麼不同的轉型風險。另一方面,明確的碳價可以將員工減碳成效做實質的KPI轉換,激勵內部員工對減碳有更多作為。

最後李堅明教授預估台灣在碳價相關法規的進度,環保署的碳交易相關辦法應會早於財政部的碳稅政策,預估在2020年三階段的碳交易政策將會全面落實並公告。

資誠: 金融業是推動TCFD的領頭羊

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副總經理張瑞婷表示,過去討論TCFD多注重在能源密集產業,然而事實上金融業在氣候變遷下會面臨的風險是更複雜且更有挑戰的。原因是資本社會下,所有產業的運作皆和金融業息息相關,金融業貸款是長期規模,若金融業沒有發現氣候變遷所造成的各式變化因子,就可能會增加投資及放貸的信用風險。因此企業氣候變遷資訊報導的透明化與在財報上數字的量化,是決定金融業投資及融資決策品質的重要關鍵。

金融業應該利用TCFD情境對主要的客群企業做分析,評估在不同投資/放款組合下可能會面臨的氣候風險及機會,目的為了要減少對高風險貸放的投資,引導投資人資金流向減碳承諾較高的企業,增加TCFD能帶來的影響力。


TCFD根據產業別不同有不同的導入面向,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副總經理張瑞婷特別分享TCFD可以為金融業帶來的影響。(圖片來源: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

國泰金控: 成立TCFD工作小組

國泰金控風控長黃景祿進一步以金控與子公司的運作經驗,分享金融業落實TCFD應該善用集團各子公司的資訊,以企業層級做TCFD整體的討論。

例如,在投資業務方面,雖然國泰金控的銀行、證券、及人壽皆有投資業務,然而人壽子公司的投資資產規模最大,因此以人壽為主導,發揮股東行動主義,透過檢視被投資公司的碳排放狀況,除自行與被投資公司溝通外,亦會攜手國際倡議單位一同對高碳排的企業進行議合。企業放款業務則是以銀行為主導權,以銀行放款經驗及過去對各地區的調查經驗做為參考基準,將分析結果擴散到集團其他子公司及部門。

另一方面,國泰金控在2018年由風控長成立TCFD工作小組,從集團整體角度來做思考與規畫。國泰金控認為,氣候風險是未來主要風險之一,在2019年皆已將氣候風險納入各項目的風險管理政策之內。目前在不動產、房貸放款等項目,進行初步量化評估。

黃景祿表示,國泰金控期許金融業自身能夠成為落實TCFD的領頭羊,用投資方式形成良性循環,「除了自身行為,落實TCFD審查也能達到倡議的作用,轉投資、有價證券、放款的標的對象,若可以因此做好氣候風險管理,是我們最主要的目的。」


風控長黃景祿表示,國泰金控期許以金融產業發揮領頭羊角色,並分享政策上落實TCFD後,員工也開始注重個人及家庭節能減碳。(圖片來源: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

出席專家一致認為,企業落實TCFD除對外承諾與作為之外,在企業內部積極推動減碳作為更為基本措施。諸如: 減少內部用電、節省用水、更新低碳設備、共享設施、對員工給予永續教育等,都可以從員工個人日常行為中做起。專家們的共同結論是: 減碳是企業和個人都必須要意識到氣候成本,並且是全球每一個人的責任。

 

 

註冊會員並免費訂閱《CSRone電子報》,建立個人永續書單、獲取更多永續新知!

 

資料來源:CSRone
圖片來源:CSRone、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


延伸閱讀:
DJSI氣候策略題組趨勢分析- TCFD是仙丹還是毒藥?
2018 CDP氣候變遷問卷– TCFD趨勢下的轉型挑戰

 

留言專區

請先登入會員


Top